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出租】(16)作者:free39
【娇妻出租】(16)作者:free39
字数:95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六、小穴喜迎第二棒

  蕾蕾离开进益家后半小时,睡在客房的达明和晓洁也醒来了。

  虽然是睡在别人家的客房里,但达明在这时候醒来时,一时之间却觉得自己好像是置身在自己家里,并且是回复到一个多星期以前。

  一切都那么熟悉,他转过身,不再摸到冰冷的空床铺,而是妻子温暖、芳香的胴体。

  他发现,自己依然光着身子,就如以往一样,跟妻子抱在一起,他的鸡巴也还插在妻子的小穴里。

  妻子呢?也是光着身子。

  不,这是唯一不一样的,因为她还穿着那件粉红色的鱼网情趣内衣,但其实也跟没穿一样。

  达明低头看着还在沈睡中的妻子。

  妻子娇美的脸上此时犹带着满足幸福的微笑,十分迷人。

  看着、看着,达明忍不住吻上妻子红红的嘴唇,同时把妻子搂得更紧。
  被吻着的妻子嘴里发出「嗯……嗯……」的轻声娇吟,身体挪动了一下,显然也醒了过来。

  接下来,就是小夫妻俩以前在自己家里每天早上醒来都会进行的一番恩爱过程。

  达明温柔地吻着妻子,妻子也回吻着,两人透过口沫,传达着对彼此深深的爱意。

  两人的嘴巴紧紧贴在一起,身体也一样,晓洁坚挺的双乳紧贴在丈夫胸前,并且挪动、摩擦着,两人肉体进行着第一类的紧密接触。

  很快的,夫妻两人兴奋起来了。

  达明发现,还插在妻子小穴内的自己的鸡巴再度坚硬挺起,而且此时正被妻子的小穴紧紧包着,妻子这时也感觉到,丈夫的鸡巴突然涨大,把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带给她无比的满足和幸福感。

  达明的鸡巴被妻子的小穴紧紧包住,柔嫩的穴壁紧贴住鸡巴,让达明觉得,自己的鸡巴正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握着,更妙的是,因为丈夫的亲吻和爱抚而情欲被挑起的晓洁,她的小穴开始流出潺潺淫水,并且开始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
  这让达明爽上了天,因为蠕动的小穴套住他的鸡巴,就好像一只柔软的小手正握着他的鸡巴在上下套动,加上潺潺淫水,这种感觉就像妻子正用她的柔嫩玉手加上香皂泡沫握着他的鸡巴套动,又紧、又滑、又湿的套动感,一下接一下,极度的快感和刺激源源不绝的涌来。

  达明和晓洁这对久别重逢(应该是短暂分离吧,也只不过一个礼拜多没见)
  的小夫妻,就这样紧紧抱在一起,亲吻着,爱抚着,但基本上并没有太大的动作。

  在上面,两人温柔地亲吻,舌头贪婪地在进出对方口内,搜索对方的舌头,找到后就勾结在一起,相互摩擦,口沫也随着在两人口内来回交流。

  在下面,两人的性器只是套在一起,达明的鸡巴并不抽插,晓洁的小穴也不迎送,但即使只是这样,两人的性器官已经替他们带来无比的快感。

  两人就这样抱着,吻着,达明的鸡巴享受着被晓洁的小穴包围、按抚的快感,晓洁则沈浸在自己的小穴被心爱的丈夫塞满、撑大的满足感。

  静静的,在清晨时刻,在别人家客房里睡醒过来的这对小夫妻,享受着这难得的结合,身体的结合(上面和下面)和灵魂的结合。

  达明和晓洁在如此抱着静静享受了大约十几分钟后,达明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只见他突然一个翻身,从侧面与晓洁相拥的姿势,一下子变成跨身在晓洁上面。

  接着,达明挺起屁股,让鸡巴脱离晓洁的小穴,但并没有完全脱离,而是在鸡巴头退到小穴口时,他的屁股再度沈下,把鸡巴再送了回去。

  达明开始轻抽轻送,鸡巴很有韵律的、缓缓地进入和退出妻子娇嫩、紧实的蜜道,让自己的鸡巴和妻子的小穴作最亲蜜的互动。

  在这样的抽送过程中,达明的鸡巴就好像在和妻子的小穴拔河。

  达明的鸡巴被妻子的小穴穴紧紧包住,因此,当他的鸡巴在妻子小穴内一推一送时,就会拉扯着妻子的小穴穴壁前进后退,而妻子的小穴穴壁则紧紧包住丈夫的鸡巴,当丈夫的鸡巴在她穴内推送时,晓洁的小穴穴则会产生反方向的拉力,形成鸡巴和小穴的拉址。

  这样的拉扯,给两人带来莫大的刺激与快感。

  「哦……哥……哥……老公……好舒服……好舒服……
插得好深……插得妹妹舒服极了……哦……哥……哥……
哥……」

  晓洁舒服得忍不住叫了起来,哥哥、老公叫个不停。

  妻子的淫叫,给达明莫大的鼓励,让他越插越起劲,动作也越来越快。
  达明的鸡巴这时已如狂暴的野马,快速奔驰在妻子狭窄湿滑的穴道里,在疾速冲到穴道底后,又同样快速地退出,再冲刺,再退出,再冲刺。

  在这样冲刺、退出的过程里,达明坚硬、肿胀的鸡巴也毫不留情地尽情刮擦着妻子的小穴穴壁,带给妻子不断的舒适酸麻的种种极致肉欲快感。

  这让多日未嚐过丈夫鸡巴滋味的晓洁陷入快感的天堂中,舒爽得几近昏迷。
  「呀……呀……救命呀……哥……哥……我要死了……
哥……哥……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哥……哥……」

  达明很快插红了眼,跨下的鸡巴用力插着,一下比一下狠,情欲和快感同时高涨。

  「插死你……干死你……干死你……妹妹……好舒服……
好爽……太爽了……干你……干你……妹……妹妹……」

  晓洁被丈夫干得舒服无比,抬起屁股,迎接丈夫的狂插猛抽,口中淫声浪语不断。

  「哥……哥哥……好老公……用力……用力干妹妹……
妹妹……爱你……爱你……」

  达明疯狂地一连抽插将近百下,把妻子干得淫水直流,娇躯和香臀狂摇,香汗飞溅。

  终於,达明忍不住了,在使出最后一股力量抽插后,屁股往下一沈,龟头紧紧抵妻子的穴心,同时死命抱住妻子,接着,一股精液狂射而出,一股股地射进妻子的子宫。

  达明射精了,晓洁却还没到高潮,但也快了,於是她用力扳过丈夫的身体,翻身而上,把丈夫压在身下,趁着丈夫刚射完精,鸡巴还未消肿之际,快速挺起自己的屁股,让自己的小穴以快速无比的速度吞吐着丈夫的鸡巴。

  「哦……哦……好棒……好粗的鸡巴……哦……哦……
哥……哥……我也到了……」

  在快速套动了将近二十下后,晓洁也到了高潮,她紧抱住丈夫,娇躯猛烈颤抖,小穴穴心猛然喷出一股冰凉的阴精,一点一滴地浇在达明的鸡巴上。

  高潮后的晓洁颓然倒在丈夫胸上,一动也不动,只有小穴还在不断抖动、紧缩,和正在消退的丈夫鸡巴互动着。

  达明翻转身体,再度把妻子压在身下。

  高潮后的晓洁无力地瘫在丈夫身下,累得几乎没了气息,闭着眼睛,微微喘息着。

  达明看着妻子,心生无比爱意,低头吻上妻子冰冷的嘴唇。

  丈夫的热吻给妻子带来温暖和生气,晓洁很快回过神来,也热烈回吻起来。
  这对小夫妻在激情的性爱之后,现在陷在充满爱意的热吻中。

  这种感觉才是这对小夫妻俩所熟悉的,在分别多日后,这样的感觉再度回到他们身上。

  达明和晓洁两人相拥相吻,时间在这样的浓情蜜意中快速流失。

  不知在什么时候,清晨的金黄阳光已经射进屋内,把房间照得一片光亮。
  达明突然放开晓洁,看看手錶,很惊讶地说道:「呀,已经快七点了!」
  晓洁娇嗔着说:「才七点,还早呢,哥,再睡吧。」

  说着,晓洁再度抱紧丈夫,脸颊亲热地贴在丈夫胸前。

  达明带着歉意说道:「不行,不能再睡了,我必须要走了。」

  晓洁感到有点意外,回道:「为什么?才早上七点呢,有什么事吗?」
  作为妻子和丈夫生意上的助手,晓洁很清楚,达明家的钢铁厂每天都要早上十点才开斗营业的。

  达明早忙解释说:「呀,是这样子的,前天跟一位客人约好的,他今天一大早就要到工厂运走一批钢筋,急着要用的,所以,今天要提早开门。」

  「哦,是这样子呀。」

  晓洁如此回答,心里有点失望,她本来希望能和丈夫多温存一会儿的。
  「对不起,妹妹,我必须回去了。」

  达明说着,轻轻吻了一下妻子。

  达明接着说:「今天不能多陪陪你,不过……再过几天……你就应该回家了……不是吗?」

  不知怎么的,达明说到后来,竟然有点心虚,说起话来还结结巴巴的。
  你这是怎么了?达明不禁在心里骂起自己来。

  床上的是你老婆呀,你现在却要回家去,把老婆继续留在这儿,留在另一个男人家里,并且还要再过几天,老婆才会回家。

  晓洁大概也想到同样的事,只见她红了脸,也有点尴尬地说:「是呀……再过几天……我……我就要回去了。」

  达明不再说话,他下了床,穿好衣服,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妻子,走到房门前。
  在打开房门前,达明转过头,深情地看着他的妻子。

  晓洁这时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那件粉红鱼网情趣内衣。

  在清晨阳光照耀下,她活像一尾娇艳的美人鱼,展现出迷人的少妇风情。
  达明忍不住说道:「妹妹,你好漂亮,早点回家吧,不要忘了,我在家等你哦。」

  晓洁感动地说:「我知道,我会早点回去的,等我。」

  达明拉开卧室房门,走了出去,来到客厅,接着,打开客厅大门,走出进益的家。

            xxxxxxxxxx

  蕾蕾离开后没多久,进益就醒过来了。

  因为昨晚太累了,在和蕾蕾作完爱后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熟,以致於蕾蕾离开时,他一点也不知道。

  醒来后,他原以为蕾蕾还躺在他身边,谁知,他一翻身,却发现身旁空空的,没有蕾蕾的身影,只有枕头上还留有微弱的蕾蕾香味。

  蕾蕾走了?什么时候走的?自己怎么睡得这么熟?进益这样想着,心里觉得对蕾蕾有点过意不去。

  跟蕾蕾那么久没见面了,而蕾蕾在百忙之中,还抽空回来跟他见面,他应该跟她多多温存的,但他这几天一直沈迷在和晓洁的情欲性爱中,每天每夜都干个不停,光是昨天就干了好几次,以致於昨晚只和蕾蕾作完一次爱后,就累得呼大睡,连蕾蕾走了都不知道,也没跟她说再见,真是该死。

  但进益对蕾蕾的愧疚心意,马上被隔壁客房传来的声音打散了。

  一开始是床铺唏唏碎的声响,夹杂着达明粗粗的喘气声和晓洁娇细的低吟。
  看来,这夫妻俩开干了呢。

  进益这样想着。

  隔壁这样的声响不断传来,一声声传到进益耳中,不断挑逗着进益,让他也开始兴奋起来,下面的鸡巴也开始坚硬起来。

  他这时已经忘了蕾蕾,专心听着隔房的动静。

  隔房的战况显然越来越激烈,声响也越来越大。

  「哦……哥……哥……老公……好舒服……好舒服……
插得好深……插得妹妹舒服极了……哦……哥……哥……
哥……」

  这是晓洁的淫叫声,进益听得更兴奋了,心想,看来,达明还是有两下子,竟然把晓洁干得如此大叫。

  「呀……呀……救命呀……哥……哥……我要死了……
哥……哥……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哥……哥……」

  晓洁的淫叫继续传来,进益听得口乾舌燥,想到晓洁这几天在他身下也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模样,进益不禁握住自己的鸡巴,自慰起来。

  「哦……哦……好棒……好粗的鸡巴……哦……哦……
哥……哥……」

  这死晓洁,意然猛跨老公的鸡巴粗,干,我的鸡巴才粗呢,这几天我不是把她干爽了,干,老公的鸡巴粗,有我粗吗?等一下,我要干死你。

  进益一面听着晓洁的淫叫,一面撸着自己的鸡巴。

  终於,隔壁的声音停了,看来战事已经结束,进益也跟着松了一口气,放开自己的鸡巴。

  但他还是很专心地听着隔壁的动静,耐心的等待着,等到后来,甚至有点心急。

  还好,最后,隔房传来有人下床、穿衣服的声音,接着,有人打开卧室房门,接着,有脚步声走过客厅,最后有人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晓洁的老公走了,离开了。

  耶,太好了,进益不禁发出欢呼声,赶紧下床,连衣服也没穿,赤裸着身体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xxxxxxxxx

  本来以为丈夫还会再跟她温存一会儿的,却没想到达明竟然有事急着赶回家去,留下她一人,这让晓洁十分失望。

  此刻,晓洁躺在床上发呆,她这时还是穿着那件鱼网情趣内衣,小穴里还是湿润一片,那里面除了自己的淫水,还有尚未乾掉的丈夫的精液。

  她心里不断回想着昨晚和今晨与丈夫的连番恩爱情景,想到自己骑在丈夫身上奔驰摇晃,以及丈夫将自己压在耳下猛插狂抽,大鸡巴在自己小穴内滋意进出,不断把自己推上情欲高潮。

  哦,好舒服呀,想到丈夫的大鸡巴把自己的小穴塞得满满的,并且不断对着小穴抽插,刮控着自己小穴的穴肉,带来难以形容的舒爽酸麻快感,晓洁忍不住发出轻声呻吟。

  好想现在丈夫再把鸡巴插入她小穴内,让她再重享一次大鸡巴带来的舒爽。
  老公达明才刚离开,晓洁就已经开始怀念起老公的大鸡巴,心里和下面同时感到很空虚,她忍不住心想,如果这时候有根鸡巴出现,并且再度插人她的小穴,那真的太美妙了。

  就在这时候,卧室房门被人打开,一根大鸡巴走了进来。

  当然不是大鸡巴会走路,而是晓洁的眼光一开始就被出现在门口的一根大鸡巴吸引住了。

  晓洁贪婪地瞪着那根大鸡巴一会儿,然后才把眼光向上,马上看到进益一脸淫笑地站在房门口。

  进益笑淫淫地看着床上的晓洁,他全身赤裸,展现出健壮的身材,最让人看了触目惊心的是他跨下的那根大鸡巴,这时正昂然挺立,粗壮的鸡巴身和硕大的龟头很骄傲地展现在晓洁面前。

  进益快步走到床前,一句话也没说,两手分别抓住晓洁的两腿,把晓洁的身体拉到床边,再把晓洁的两腿大大分开,露出这时已经被淫水和残留的丈夫精液弄得一片狼籍的小穴穴口。

  一点也不浪费时间,进益挺起已经坚硬无比的大鸡巴,对准小穴口,腰部一挺,鸡巴很顺利地插进小穴。

  因为晓洁的小穴内这时已经有淫水和残留精液,所以,即使进益在完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就把鸡巴插了进去,晓洁也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马上被插得很舒服,而进益也感受到自己的鸡巴一下子就插进了一个温暖紧凑的舒爽空间,他的鸡巴被包得紧紧的,且穴内异外湿滑软嫩,乐得他马上就想要开始大力抽插。
  但晓洁却伸手想要推开他,双脚也合并起来,企图阻止进益的鸡巴。

  进益觉得很奇怪,不解地望着晓洁。

  晓洁低声说:「不行啦,进益哥,蕾蕾姊还在隔壁,她……她会听见的……」
  进益笑着说:「不会啦,蕾蕾已经走了。」

  晓洁觉得有点意外:「蕾蕾姊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都没听见。」
  进益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走的,估计很早走的,可能早上四、五点吧。」

  说完,进益抬起屁股,又想插进去,但晓洁再度阻止。

  进益不解地看着她。

  晓洁红着脸说:「我那里面很髒,达明刚刚射进去,我还没去清洗呢,哥,你等一下,我先去洗洗,再给你……」

  晓洁话还没说完,进益就猛地抱紧晓洁,热情地吻着她,并在她耳边低声说:「傻妹妹,干么去洗,哥就喜欢这时候干你,想到你小穴里还有你老公的精液,我就好兴奋,我要干你,干你这个骚妹妹,刚被老公干完,就马上有另一个老公来干你。」

  晓洁听得脸红心跳,娇嗔道:「好讨厌哦,哥,你好变态,人家刚被老公干完,还来不及洗洗,你就又要干进来。不行啦,人家要去洗洗,不让你干……」
  晓洁嘴里虽然这么说,这时却主动抱住进益,还把两腿打开,露出淫水泛滥的小穴来。

  进益大喜过望,不再客气,挺起屁股,把鸡巴从小穴内抽出,等到抽出快三分之二时,屁股这才大力落下,大鸡巴有力地向前一挺。

  「呀!」

  进益和晓洁同时发出舒服的叫声,在短暂分离后,两人的性器终於再度结合,再度享受着过去一个多星期以来两人亲蜜的接触,尤其现在是两人分别和自己的女友与老公刚作完爱后再度同床,无形中又增加了类似偷情的刺激感,更让两人性趣高涨,干得特别有劲。

  只见进益的屁股疯狂前后挺动,带动他的大鸡巴一下接一下猛烈插进晓洁的小穴,每一下都结结实实地一插到底,龟头用力碰上晓洁的穴心,每一下都让晓洁的穴心抖颤了一下,让晓洁浑身发麻舒软无比。

  「哦……哥……哥……好舒服……每次都顶到人家的穴心口了……又酥又麻……好舒服……哥……哥……你好……
好……好……好会干……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啦……」

  晓洁被干得花枝乱颤,全身摆动,风情无限,让进益越干越起劲,尤其是晓洁这时淫水大流,并且混合了她老公达明先前留下的精液,让晓洁穴内在原有的湿滑之外,又增加一点粘稠度,让晓洁的穴壁也增加了一点吸力,以致於进益的鸡巴在进出时,感觉晓洁的穴壁似有若无地粘住他的鸡巴,让他觉得好像有只柔嫩的小手在握着他的鸡巴,在轻柔地按摸着,让进益的鸡巴的爽度达到最高。
  进益越插越爽,也更神勇,再听到晓洁在他身边淫叫连连,更看到他身下的晓洁已经被他干得有如风中柳絮,娇喘吁吁,狼狈不已,这更激起他的男性征服心。

  於是,进益发起狠来,突然把晓洁两腿抬起,把她的两腿分别扛在两肩上,这不但让晓洁的小穴大大分开,她的屁股也被抬离床上。

  进益站直身体,两脚抬高,以居高临下的姿势,大鸡巴用力往下一插。
  这样的体位,让进益的大鸡巴得以刺进晓洁的小穴穴心最深处。

  晓洁突然感觉到进益的鸡巴一下子刺得好深,刺到了她这辈子以前未曾被男性鸡巴碰触到的最深处,估记已经突破小穴穴心进入到子宫了吧。

  这样的接触带给晓洁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全身发软,被一种极度的酸麻感觉溶化了,也让她完全屈服在这个男人的鸡巴威力下。

  「呜……呜……死了……死了……妹妹……妹妹被你干死了……哥……哥……你好厉害……怎么插得那么深……呜……呜……好舒服……」

  进益干红了脸,只见他一下接一下,用力干着,每一下都是那么有力,每一下都插入得那么深,把晓洁干得整个人都瘫软掉了,淫水不停喷出,她的淫叫声最后都变成好像在哭泣了。

  在这样的强烈攻势下,晓洁很快高潮了,她突然抱紧进益,两腿猛然夹紧,穴心紧紧夹住刚刚插进来的进益大鸡巴的龟头,小穴一阵痉挛,接着,从穴心深处喷出一股冰冷的淫水。

  「呜……呜……死了……真的死了……妹妹……妹妹真的被你干死了……」
  晓洁发出这样的哀鸣后,整个人瘫在进益身下,气落游丝,她本来向上抬起的屁服也像泄气的汽球那样往下落下。

  进益这时也差不多精疲力尽了,但他还是使出最后一股力气,抱住晓洁的屁股,用力向上一抬,让晓洁的小穴更贴进自己,然后就是最后的一阵猛烈冲刺了。
  「干死你,干死你,干死妹妹,干,干,干……」

  进益不停大叫,鸡巴更是用力猛干。

  在冲刺了几十下后,进益方才满足地射出精来。

  两人亲蜜地抱在一起,亲吻着。

  晓洁幽幽地说:「进益哥,你好坏,人家刚被老公干完,你就接着进来,进来……进来干人家,而且还干得那么凶,妹妹都要被你干死了……」

  进益听得哈哈大笑,显得十分得意的样子。

  突然,他看着晓洁,装着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向晓洁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兴奋,达明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进来干你吗?」

  晓洁疑惑地问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呢?」

  进益笑着说:「因为我听到你一直在叫,说老公你好棒,你的鸡巴好粗,插得好深,把妹妹干死了啦,我听得很不服气,所以,达明一走,我就过来了,让你看看,到底谁的鸡巴较粗,谁的鸡巴插得深。」

  晓洁羞红了脸,把脸埋在进益胸前,娇嗔道:「好讨厌,进益哥,竟然偷听人家和老公……作爱……还听得那么仔细……」

  进益更乐了,把晓洁抱得更紧,一面亲吻着晓洁,一面两手又不老实了,在晓洁身上开始摸了起来,一会儿摸摸晓洁的乳房,一会儿扣扣晓洁小穴,把晓洁弄得格格妖笑,穿着鱼网情趣衣的胴体在进益怀中扭来扭去。

  这下子又把进益的性趣挑逗起来,跨下的鸡巴再度坚挺,於是,他一个翻身,再把晓洁压在身下,鸡巴再度一下子插进晓洁的小穴内。

  因为已经是梅开二度了(晓洁则是今早第三度挨插),所以两人不再浪费时间,开始尽情享受起来。

  进益大起大落,鸡巴一下接一下抽插,晓洁则抬起屁股,竭力相迎。

  一个用力插,一个尽心迎接,一来一往,两人插得好不愉快。

  进益插得兴起,一面插,一面问道:「妹妹,你老实说,谁的鸡巴粗?你老公,还是哥哥我?」

  晓洁被插得死去活来,舒服得好像上了天,但她嘴里还是不愿承认,只听她低低地娇嗔:「讨厌,哥哥怎么问这个羞死人了哦哦好舒服,哦哦好了我说我说我老公的鸡巴较粗啦真的真的哦哦讨厌哥哥不要那么用力插啦哦哦」

  进益很不服气,但他也知道晓洁是不好意思承认,所以,他更是加足劲猛插,晓洁每说一句,他就猛烈连插好几下,下下到底。

  终於,晓洁被插得心服口服,她只好不顾羞耻地说出真心话:「讨厌……哥……哥……怎么干得那么用力……要被你插死了……好了……
好了……我说实话……哥……哥的鸡巴最粗……比我老公粗……
呀……呀……大鸡巴又进来了……」

  进益听得很得意,但他仍然不愿放过晓洁,反而插得更猛、更深,并且继续追问:「承认了吧?哥的鸡巴真的比你老公粗呢!还有,插得深?是我,还是你老公?」

  说完,又是一阵狂插乱抽,直把晓洁干得三魂丢了七魄,什么老公全都忘了,嘴巴里不住喊着:「是你……是你……就是哥哥你……你插得最深……
你的鸡巴最粗……就是你……就是你……呀……呀……呀……」

  进益这下心满意足了,他不再为难晓洁,改而轻插慢抽,缓缓地、充满爱心地抽插着,同时低下头,吻着晓洁,在晓洁耳边轻诉着爱意:「谢谢你,妹妹,好爱你,你最好了,好爱你。」

  晓洁感动得红了眼眶,用力抱着进益,也用热吻回报,同时也轻声回应说:「我也要谢谢你,哥,我也爱你。」

  两人暂时被对方的柔情蜜意所溶化,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抱在一起,下面的性器官更是进行着温柔的交战,轻轻进出和迎送。

  很快的,两人再度来到高潮,进益再次在晓洁的小穴内射精,晓洁的小穴再度接受了又一波的精液,来自丈夫之外的另一个男人的精液。

  稍事休息后,进益依依不舍地起身,是该准备出门上班了。

  他来到卧室房门前,伸手打开房门,准备走出去,却又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躺在床上的晓洁。

  晓洁这时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那件粉红鱼网情趣内衣。

  在清晨阳光照耀下,她活像一尾娇艳的美人鱼,展现出迷人的少妇风情。
  进益看得两眼发直,忍不住说道:「妹妹,你好漂亮,好迷人,我真的不想去上班,留下来陪你呢。」

  晓洁报以娇羞的微笑,笑着对进益说:「好哥哥,快去上班吧,妹妹在家等你。」

  进益终於去上班了。

  晓洁本想爬起来替进益准备早餐的,但因为连续被两个心爱的男人干了好几次,实在太累,而且进益也体贴的不要她起来,要她继续再睡一会儿,所以,她就继续躺在床上。

  她回想起昨晚到今天早晨的情形,觉得十分幸福,不但被两个她心爱的男人一连干了好几次,他们临走前都还不约而同的夸自己漂亮、迷人,她想,这应该都要归功於她身上这套情趣内衣,无可否认的,这套粉红的鱼网情趣内衣一定增加了她不少的女性风情。

  仔细算一下,从她昨天晚上穿上这件情趣内衣到现在,她一共被这两个男人干了几次?算一算,一共六次呢,老公和进八每人都干了她三次,而且每次都干得很尽兴,让她高潮连连。

  这情趣内衣真的很不错呢。

  晓洁在心里这样想着。

             xxxxxxxx

  在进益正用力干着达明的老婆的同时,达明正在匆匆赶路,急着要赶回家去。
  达明很心急。

  他一面赶路,一面在心里嘀咕,不知道那人会不会走了。

  她有没有走?她是不是还在(达明)家里等着他呢?昨天晚上,他们两人正要上床时,进益突然打来电话,告诉他情况紧急,要他马上赶过去替他解围,因为这事情还牵涉到妻子晓洁,达明只好一口答应。

  这让那人有点不高兴,吵着说,她本来已经决定留下来陪达明的,现在既然这样子,她就不留下来了,她要回自己家去。

  达明苦苦哀求她,说他只是过去应付一下,马上就会回来,要她等着,劝了半天,她总算答应留下来。

  但达明没有想到,事情有变,没想到蕾蕾当晚会留在进益家,逼得他也要跟着留下来,本来打算昨晚就回来的,现在变成今天早上才回来。

  因此,他很担心,依据那人火辣的个性,一定会气呼呼地跑回家去,不再理他了。

  达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打开家里大门,再打开卧室房门,一看到床上的情景,他焦急的心马上平静下来。

  那人没有走,还睡在床上呢。

  达明心喜若狂,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轻轻掀开盖在那人身上的薄被子。
  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具赤裸裸、超火辣的女性胴体。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