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强弃少绿帽版】(07-09)作者:zyt120qwe(可樂K)
【最强弃少绿帽版】(07-09)作者:zyt120qwe(可樂K)
作者:zyt120qwe(可樂K)
字数:39510


 苏静雯篇

    第七章

   叶默从洛素素房内出来后,小心地隐秘自己的气息,悄悄地跟在了沈砚青身 后伺机动手,一路跟踪,叶默不知不觉地跟着沈砚青来到了墨月湖。这时沈砚青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警惕地向四周望了望,随后立刻施展身法遁入了 湖边的树林中。叶默见状,暗道声不好,也立刻追了上去。可等他进入到了树林 中,哪还有沈砚青的半分身影,大急之下,叶默也不顾隐蔽,放出神识将整个树 林搜索了一遍,却还是一无所获。


   正当叶默想进入树林深处再仔细探寻一番时,湖边另一侧的厢房内传出了一 阵呻吟声,叶默心中再次升起一丝不安,立刻控制神魂向那厢房飞去。当叶默来 到厢房前,透过窗户向房内探查时,入目的情景顿时让他心神剧震。

   「喔……喔……好人……你的肉棒好粗……好长……顶……顶到人家的子宫 了……啊……嗯……你的肉棒也好棒……插得静雯的小穴好爽……喔……唔……唔……」此时房内,浑身赤裸的苏静雯坐在一男子胯间,粉嫩的小穴把那男子粗 大的肉棒完全吞了进去,平坦光滑的小肚也似被撑得鼓了起来。

   「嘿嘿,想不到你竟然是这么的淫荡啊,怎么样,我肏得你爽不爽啊,喔, 小骚货,你的小穴真紧,我的肉棒都快被你夹断了。」那男子狰狞的肉棒插在了 苏静雯的小穴里,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来。


   「啊……你,你说话,啊……真难听,你这个混蛋,在观域殿的时候,趁人 家老公不在,就把人家给肏了……啊……把人家那里玩遍了嘛……现在还追来墨 月城,来肏人家……喔……嗯……好人……再用力……喔……你肏得静雯好爽… …好舒服……啊……用力操……把静雯的小穴给操……操烂吧……」苏静雯一边 被那男子操着淫水乱飞,一边淫声浪语也叫个不停。


   此时,房外的叶默也想起了那男子的身份,此人正是在西积洲的观域殿的殿 主于钟通,没想到当时趁着自己失踪,苏静雯已经被他得手了。想到这,叶默不 禁后悔起来,当时自己就不应该放过这混蛋,早杀了他,也不会发生今天这事了。 房内,苏静雯身下的于钟通一边用力向上顶着,粗长的肉棒在小穴内进进出出, 带起一片片晶莹的淫水,小阴唇也随着肉棒的进出而翻进翻出。舌头不时舔弄苏 静雯因为性奋而变得坚硬的小乳头,弄得苏静雯更是性奋得乱颤。


   「啊……静雯是个骚货……你肏得静雯的好爽……喔……喔……静雯被你肏 得快要飞上天了……喔……嗯……」

   「骚货,那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性奴,天天都被我肏,喔,你这骚屄真是个宝 器,吸得我真爽。」苏静雯身后的于钟通也不示弱,下胯撞击在苏静雯的臀肉上, 啪啪有声,双手伸向前,用力地揉捏着,苏静雯的一对玉乳在他的手中不停得变 换着形状,乳肉都快被于钟通揉得发红。


   「喔……嗯……愿意……骚货静雯愿意做你的性奴……喔……唔……天天都 被你肏……吃你的精液……好人……亲哥哥……再用力……」沉浸在肉欲中的静 雯什么都不理了,胡乱地回应着于钟通的话。


   「贱奴,要叫我主人,还有,想吃精液就再卖力点给用骚屄给我夹肉棒。」 于钟通一边喝骂着,一边用力捏住苏静雯地两颗坚硬的乳头。


   「啊……贱奴知错了……啊……求主人原谅贱奴静雯……贱奴会努力地服侍 主人的……求主人让静雯的骚穴,屁眼和小嘴吃更多的精液……」感受到乳头上 的剧痛,苏静雯更加卖力起来,小穴也越发地紧夹。


    于钟通得是哈哈大笑,开始更加卖力地肏弄起来。

   房外的叶默已经听得怒火中烧,没想到自己的又一位爱妻被其他男人给肏了, 正当他想运转功法冲入房内时,却发现远处有三道身影向这边飞遁而来。这三道 身影呼吸间便来到了房门前,却并没有停顿,一下便冲破房门,进入了房内。房 内正在疯狂交合的于钟通和苏静雯两人,也被突然冲进来的三人吓了一跳,不过 当看清三人相貌后,于钟通表现出了怒不可遏,而苏静雯却一脸慌张,似是想立 刻逃离这里,不想让这三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闯入房内的的三人此时也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可就在这一恍惚间,三人发 现自己竟然被人禁锢住了。三人中为首的那名男子,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失声道 「半步虚仙!!」


   房外的叶默这时发现自己也被波及,神魂遭到了禁锢。于钟通表现出来的修 为让他吃了一惊,没想到当初自己随手可杀的人,现在竟然修为已经到了半步虚 仙,今天就是他肉身在此,想要拿下于钟通也不是易事。想到这,叶默不禁为自 己刚才想出手的想法,一阵后怕,要是那时自己出手了,怕是还没救到苏静雯, 自己的神魂就会被灭了。


   「你这老匹夫!快放了我师娘!小心我师傅回来灭了你!」房内那三人中的 另一人此时大喝道,似是完全没有被于钟通的修为吓到。


   叶默也被这一喝吸引了注意力,定睛一看,才发现刚才大喝的是自己的徒弟 石铁,而另外两人则分别是自己另外一个徒弟俞二虎和自己假装代师收徒,给其 完善功法的许昌吉。


   想到这,叶默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暖意,看来还是有自己可以信赖的人啊。 「哈哈哈哈……」于钟通显然没有在意石铁的话,得意的大笑道「叶默?我现在 还会怕他?就是他在我面前,我也照样肏他的女人……不过你们确定需要救你们 的师娘?你们的师娘可是自愿被我肏的啊,不信你们自己问她。」说着,于钟通 粗暴地扯起一旁赤裸着的苏静雯,并淫笑着对苏静雯说道「刚才是不是你求我肏 你,你是不是还要当我的女奴来着?」


   此时看着苏静雯雪白的完美身躯,俞二虎他们三人也不禁膛目结舌,脸上满 是惊异和羞窘,喘着粗气,不知该如何是好,可却又直直的盯着苏静雯的娇躯, 不肯把目光移开。


    「…唔!…唔唔!…」

   苏静雯只发出了几声呜咽,却似默认了,她俏脸羞得通红,美眸混乱的瞥着 屋中的几人,她娇躯想要挣扎,可是被于钟通的真元紧紧地束缚住,根本什么都 做不了。


   也许仅仅过了几秒,可却仿佛是那么漫长,于钟通自负的笑了起来,低沉的 说着,「看到了么,你们的师娘就是这样的骚货,你们可要感谢我啊…要不是我, 嘿,你们一辈子也见不到这样的美景吧?」

   于钟通两眼发光,得意的笑着,炫耀似的,「啪~」在苏静雯那雪白完美的 粉臀上拍了一记。


    「你胡说…我师娘不是这样的人!」

    俞二虎低沉的挤出声音,又阴霾又惊诧的盯着于钟通。

   「嘿?好吧,我承认我给你们的师娘吃了点好东西,让她现在变得这么骚, 这么乖!不过就你们这点修为也想救她?你们觉得你们能活着出去?不过你们如 果能当着我的面肏了你们的师娘,我就放了你们,还会放了你们的师娘,哈~」 干!于钟通竟然有这样的打算!他竟然把这种事情作为放过俞二虎几人的条件, 这是想拉俞二虎几人下水啊。


    「唔唔!」

    叶默心里被灼烫的愤恨和担忧所撕扯,拼命地想挣脱真元的禁锢。

   「什么…畜生!你竟然下淫药…师傅不会放过你的,师傅知道了,一定会杀 了你!」


   俞二虎惊怒得有些结舌的低吼着,他脸色煞白,一脸惊异,他本来就浓眉大 眼,现有眼睛更是瞪大的像铜铃一般!

   面对俞二虎的威胁,于钟通阴沉的一笑,「嘿,我在这里就杀了你们,你觉 得这里的事叶默会知道嘛?况且就是叶默来了,也没法杀了我。我看你们还是为 自己的小命多考虑考虑吧,你们可别犯傻呀…」

   突然,一旁的苏静雯似是从淫欲中清醒了过来,娇呼道「唔唔!~~二虎~ 唔~~你们不要看!~你们不能答应他啊!~唔唔~~于钟通你这畜生!~我就 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可恶!」于钟通惊怒的骂了一声,弯下腰,扇了苏静雯一啪掌,阴沉的说 道,「哼?你想死么?不过你在我面前连死都做不到,我今天就是让他们肏你!」 「唔唔!~~你…混蛋!~你…你这个畜生!~唔~你不会得逞的!~~唔唔~ 俞二虎~你们快逃啊!~」苏静雯娇声怒骂着,仿佛丝毫不惧怕于钟通,含着泪 花的美眸狠狠的向上瞪着于钟通。

   于钟通转过头来,看了看俞二虎三人,发现俞二虎他们愣在了当场,于钟通 自负的撇着嘴,低下头又对着苏静雯阴沉的坏笑着,「嘿,就算你不怕死,保不 准他们也不怕死,嘿嘿,让他们逃?他们根本无法挣脱我真元的禁锢,最后只能 被我杀死,你忍心看着他们为你而死吗?哈哈哈~」「你…你混蛋!…你…你…」

   苏静雯眼眸中满是惊慌失措的神色,虽然她依旧娇骂着,可声音却愈发颤抖 起来。


   「哼!怎么样!只要你让他们肏了,他们就什么事都没有,等我肏够了你也 会离开这里!你现在就给我乖乖的!」

    于钟通看苏静雯已有几分屈服,立刻蛊惑道。

   苏静雯大大的杏眸中仿佛是受伤的小鹿般的神色,带着晶莹的泪花,是那般 无奈而无助,她晕红的精致俏脸上满是慌张和羞怒,可面对于钟通的威胁,她却 也只能咬着红唇,凄艳的低下了蜷首,梨花带雨的瞥向了一旁。


   看着房内苏静雯忍辱被威胁,叶默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心里疼得仿佛刀 割一般。而在这时叶默的神魂又开始颤抖起来,并发出一道道微弱的光晕,竟又 要开始晋级。而神魂的异样,叶默本人并没有发觉,他只是瞪着眼前,拼命挣扎着想挣脱
 禁锢,脑中被怒火焚烧的一片混乱。


    随着苏静雯无奈的沉默,于钟通乖张的声音再次响起,「俞二虎,怎么样?
   你看你们师娘也学乖了呢。你们就领了你们师娘的好意吧,你看她都好久没 被男人滋润了,这里很想男人呢~嘿嘿「于钟通就坏笑着,伸出一只手恣意抓上 了苏静雯的翘臀,手指半抓入苏静雯那雪酥酥的臀肉,展示似的把玩着。苏静雯 抽泣得娇躯不住颤抖,可她却只能红着俏脸,痛苦无助的紧闭着美眸,承受着于 钟通的欺辱。


   俞二虎一脸恼怒的盯着于钟通的动作,叹了口气,然后狠狠的把头转了过去, 面对着大门,低沉的说道,「师娘…我无能…遇到今天这样的状况…我…帮不了 你…我…我对不起师傅!」


    俞二虎紧紧攥着拳头,侧着头,闭起了眼,开始一语不发。

   去,石铁这个白眼狼!平日一幅老实,憨厚的样子,现在最先背叛了静雯! 叶默听罢,心中更加愤恨起来。


    「你…」

   俞二虎转过头,脸上神色复杂的瞪着石铁。「我……二虎,对不起…我也对 不起师傅…但答应了于钟通的这个要求,我们都能活啊!」


    石铁低着头,又认真又迟疑的低声说着。

    「嘿,」

   于钟通得意的一笑,「俞二虎,看到了没有,你的师兄弟才是聪明人。我保 证,只要你们肏了苏静雯,我保你们安全无恙!」于钟通毫不心急的扫了眼沉默 的俞二虎和许昌吉,冷笑了一声,然后走到了石铁面前,阴阳怪气的对石铁说道, 「嘿,石铁,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也得表示些」诚意「呀,哈哈,你如花似玉的 静雯师娘就光着屁股在你眼前,你得有点儿」行动「」吧?你看你,那副德行, 裤子不早鼓了一块儿?「


   于钟通曾经占有了苏静雯还不够!现在还要石铁在他和其他人面前去凌辱苏 静雯!叶默恨不得能把于钟通用双手掐死,可依然被真元死死的禁锢着,依旧无 法挣脱!


    「我…我还是算了吧…」

   石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胆小的摆着手,可他却抑制不住看着苏静雯的方 向,上下扫着苏静雯那赤裸雪白的胴体,看着他心中如仙女般的师娘那如水的裸 背,纤细的蜂腰,雪腻的粉臀就近在咫尺,看着小心早已爱慕多年的师娘就小母 狗似的跪着,在眼前雪白完美的身子,他一脸的兴奋和惊诧,呆在那里不知如何 是好。

   「唔唔…石铁…不要…求你了…唔…不要看…唔…不要听于钟通的好吗…唔 唔…不要被于钟通威胁了…唔…求求你了,不要啊…」


   苏静雯抽泣的软语相求着,回过俏脸,一脸凄婉的望着石铁。俞二虎转过头 皱着浓眉向石铁说到「石铁…你…不能这样…我们就是死也不能对不起师傅啊…你忘记师傅对我们的恩德了吗?」


   石铁犹豫的呆在了屋中,他的下身已经鼓起了一大团,他有些不对称的脸上 已经涨得通红,他吞着口水,紧张的偷瞥着赤裸的苏静雯,说不出话来。可恶! 叶默紧张地盯着房内,他没想到,面对苏静雯赤裸的身子,石铁竟把持不住了! 现在,只要石铁同意了俞二虎,许昌吉也许也会同意,这样于钟通的目的就无法 达到了!


   房内,于钟通并不急,他走回了苏静雯身边,蹲下身,一只手抚弄着苏静雯 的秀发,另一手大肆的抓揉上苏静雯乳量惊人的雪乳,瞟着石铁,嘲讽着,「俞 二虎能帮你逃出去吗?叶默现在能帮你?现在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你们不但 能活命,还能玩到你们一辈子都没法玩到的美人!」于钟通一脸得意,故意把苏 静雯绵软酥雪的大量乳肉用力捏得滚溢出指缝,又对石铁挑衅似的说道,「嘿, 石铁,你看,这又白又嫩的乳房可一直只能被叶默摸哦,可你却从来摸不到——嘿,摸一下也不会少块儿肉的,你不想试试?」


   苏静雯被于钟通所牵制,根本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她只能一边竭力躲着于 钟通的凌辱,一边雪靥羞红的对石铁哀求着,「石铁…唔唔…不是的…啊…师娘 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唔…你不能这样对师娘…」


    「我…我…还是算了吧…」

   石铁羞窘的傻笑着,缩着脖子,微微驼背的样子,他不敢和苏静雯对视,脸 上羞得紫红,脖颈也是红成一片,慌张的汗留下额头,他口干舌燥的舔着舌头, 呼吸也越来越急,他虽然没有动,可目光却死盯着苏静雯那浑圆雪白的豪乳,须 臾不忍移开。


   于钟通回头盯着石铁问道,「还不敢摸么?你不是喜欢你师娘么!你真是个 孬种,哼,你好好看看,看她这雪白的奶子,你不想第一次狠狠地肏她?别错过 机会呀~」

   石铁虽然红着脸没有说话,可是他手开始不住乱动,他舔着嘴唇,吞着吐沫, 很明显越发欲火难耐。


   苏静雯精致的俏脸羞得更红,香肩微颤,扭着头,望着石铁抽泣哀求着, 「唔啊…不要啊…石铁…别…唔…别听于钟通的…唔…你不能对师娘做这样啊…唔唔…求你了…」


   于钟通瞥着石铁那犹豫的样子,轻蔑的一笑,「你要是真的不敢,可别怪我 现在就把你们杀了,我再给你十秒的时间,错过了,你们只能变成冤魂后悔去了…十…九…八…七…六…五…」

    「那…等一下!」石铁尴尬而紧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完了!石铁,这个混蛋!以前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辱苏静雯——可他心里竟然 也是猥琐好色的!现在于钟通这样稍稍一逼迫他,他就露出了马脚!想明白这点, 叶默不禁暗自后悔收了这个徒弟。


   被松开禁锢的石铁迈了一步,小眼盯着苏静雯的身子,脸涨得通红,慌乱而 又认真的说道,「对…对不起,静雯师娘…我…我真的,好喜欢你…你…就当…我是师傅,这样好么?虽然说…这样是不对的,可…你就当救我一命吧…」石铁 看了眼苏静雯,仿佛鼓起了勇气,接着颤抖的伸出手,一把抓上了苏静雯胸前那 绵软温热,捏不到底,仿佛不会消融的雪花膏似的滑腻美乳!「唔唔…不要!」

   就在石铁手触及苏静雯娇肤的同时,苏静雯凄艳的咛喃着,屈辱的泪花更是 涌出了她紧闭的美眸。


   天!看着眼前的一幕,叶默心中一悲。一直以来他以为苏静雯将永远只属于 自己一个人的,可眼前,苏静雯的身子再一次被另一个男人触碰,而那人,竟然 是自己的徒弟!


    「石铁…你!」

   房内传出俞二虎低沉的吼着,他正一脸无奈和困窘,又不知所措的呆立在了 那里。


   于钟通看了眼面前的石铁,朝俞二虎得意的一笑,「嘿,怎么了?俞二虎, 你真的觉得你师娘是仙女,从来没给其他男人摸过?哈哈~」于钟通仿佛欣赏似 的看着俞二虎无奈的怒容,又转向许昌吉,坏笑着说道,「嘿,怎么样?许昌吉 , 你犹豫什么?想不想也来肏下你兄弟的女人!」许昌吉这时裤跨下也早已鼓起了 一大块,他脸上带着红晕,额头上挂着汗珠,盯着苏静雯雪白赤裸的身子,盯着 石铁揉捏着苏静雯胸前妙物的一幕,迟疑的说着,「我…我不会同意的…于钟通…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哈哈,你现在小命都保不住了,还在这边装正直,我看你的下身可诚实多 了。」


    于钟通嘲讽的说着,然后好似故作满不在乎的一耸肩。

   看着许昌吉瞠目结舌的样子,于钟通得意的转向石铁问道,「嘿,怎么样? 静雯师娘这对大奶子嫩么?」

   石铁此时下巴带着几根髭毛的脸上依旧通红,身体也紧张的发抖,可他已经 没有了丝毫的迟疑,就跪在苏静雯身边,一手贪婪而又小心的抚摸着苏静雯光滑 白嫩的精致玉背,一手在苏静雯身下,十指嵌入那大把的美肉,抓揉着苏静雯胸 前那沉甸甸,滑腻腻,乳质又绵又弹的雪白酥乳,尽情的享受把玩着。


   石铁的小眼发光,傻笑着,好似自言自语似的,「哈……好嫩好软…师娘这 里好棒…嘿……于钟通…我不知道…怎么说…师娘…这里好嫩…好热…哈…好像 做梦…」


   「唔…啊…石铁…不要呀…你住手!…唔唔…不许你这样!…唔唔…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和叶默…唔…我们平日…总是那般照顾你…啊唔…你怎么能这样…啊…唔啊…你不听师娘的么!…啊…唔啊…不要这样!…人家不想再对不起叶 默了…」


   苏静雯青春靓丽的雪靥晕红如火,她羞赧无助的咬着樱唇,紧蹙着黛眉,泪 花不住涌出紧闭的美眸,她竭力挣扎着,软硬兼施的劝服着,可是石铁早被手上 那奇妙的触感所摆布,被欲望所吞没,苏静雯的话语根本是无济于事。


   石铁仿佛已经陷入痴迷,半张的嘴角淌着兀不自知的口水,只顾双手在苏静 雯丰腴浑圆的绵乳上游走,口中痴痴的说着,「嗯…对不起…静雯师娘…我,忍 不住的…嗯…你的这里…好美好软…嗯…比…比想象中的还嫩…嗯…这就是女孩 的胸部么…嗯…软得像面团,又有点儿像皮球…师娘…对不起…我好喜欢你…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嗯…我们不要告诉可师傅…好么…」


   房外叶默挣扎着,看着眼前,心里是又酸又痛,又恨又怒!看着眼前自己的 弟子已经完全被男人原始的欲望支配,竟然就痴迷的玩弄着苏静雯雪腻的美乳, 还说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于钟通得意而又轻蔑的看着石铁那副痴迷的样子,「嘿嘿」笑着,手指就按 在了苏静雯撅起的丰挺雪臀上,顺着苏静雯的臀缝,向下压在了苏静雯那光润饱 满的耻丘上,在那一小处极嫩极粉的肉缝上抚按抠挖起来。


   「啊啊!…别…于钟通…唔…放过人家吧…唔…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啊唔…人家…哪里错了…啊…」


   苏静雯那敏感腿心上的触碰弄得她一阵抑制不住的娇吟,她蹙着黛眉,一脸 的凄艳,无助望着于钟通,娇喃的诘问着,做着最后的挣扎。


   「嘿嘿,你还不明白么…你错就错在是叶默的女人,叶默辱我,我现在要加 倍偿还回来!…哈…你就是被男人玩的命运…认命吧。」


   于钟通嘲笑着,然后把粘满晶莹液体的中指和无名指举在了石铁眼前,接着 说道「嘿,石铁,你看你的好师娘,仙女也会动情哦,嘿,她下面早就被你摸出 这么多水了,相信了吧?她可是个天天想男人的小淫娃呢,比其他女修还骚的多 呢,哈哈~」石铁喘着粗气,木讷的看了眼于钟通手上那粘连的汁水,又望向苏 静雯,一边依旧贪心的抓揉着苏静雯那软滑弹手,仿佛装满奶水小皮球似的豪乳, 一手有些犹豫的缓缓攀上了苏静雯的臀丘,试探按上了苏静雯的腿心,好似怕弄 破那娇嫩的花瓣似的,小心翼翼的摸着,紧张的傻笑问着,「嘿…静雯师娘…你…嗯…你真的想要男人么?…嘿…我不会看低你的…我…会好好对你的…嗯…你 这里,真的和书里一样,变得好湿…好粘…」


   「啊唔…石铁…啊…人家没有想男人…唔…别…不要摸那里!…不要这样!…」


   苏静雯回过俏脸,美眸惊慌的瞥着石铁,花容失色的娇吟着,虽然她竭力抗 拒似的紧夹着大腿根,可是她这样赤裸的被禁锢在床上,在几个男人的注视下, 被石铁傻傻的玩弄着她万分敏感的嫩穴,很快,就能看见她腿心的汁水愈发丰沛。 「啪!」的一声传出。


   于钟通大力在苏静雯雪腻粉臀上拍了一记,他站起身,劝服似的对石铁说道, 「嘿,石铁,你不懂吧,女人都是虚伪的,你不知道么?女人嘴里说」不「,可 心里却想」要「呢。不要辜负师娘的期望哦?」


   此时苏静雯紧闭着美眸,抽咽娇呼着,扭着诱人的粉臀,竭力躲着石铁的触 碰,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是她那羞赧凄艳的样子,反而更是诱人欺凌一般。石铁 已然脱光了衣服,消瘦但又有着肚腩的身体就跪在苏静雯微分的玉腿间,挺着一 根十三,四公分长,粗细一般,但依旧死死翘着的硬烫鸡巴,正不得其门的朝苏 静雯粉嫩湿滑的光洁的腿心顶着。

   画面远处的俞二虎似乎犹豫的望着于钟通,只能焦急的对石铁低吼着,「别! 别这样!这是…这是我们的静雯师娘!…你这样…就…就不能回头了!你…不能 这样!」


   许昌吉半张着嘴,望着苏静雯雪白赤裸的身子,好似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 说不出。


   石铁一脸的紧张,喘着粗气,死盯着自己的跨下,寻找着苏静雯那粉嫩的穴 口,痴迷一般低喘,「嗯…二虎…我不知道你…嗯…反正…我…眼前…我…我已 经不能回头了…」


   于钟通玩味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蹲下身体,手恣意的抓上苏静雯的秀发, 蛮横的扬起苏静雯满是泪痕的俏脸,不顾苏静雯的挣扎和反抗,狠狠的舔吻上苏 静雯的樱唇,然后嘲讽的盯着俞二虎说道,「哼,俞二虎,你还真是顽固呀,好 吧,那你们好好看吧。」


   望着眼前的画面,叶默心里又疼又恨,更是一片心灰意冷,苦涩酸楚。苏静 雯颔着精致美艳的雪靥,她那火热完美,让男人疯狂的雪白娇躯就完全赤裸着, 她就小母犬似的被红色丝带捆在椅上毫无反抗的余地,而石铁就跪在她身后,脸 涨的紫红,一手竭力按住苏静雯那竭力挣扎的丰腴粉臀,一手握住他跨间那坚硬 的肉棒,几经戳刺,终于找到了花径,就开始缓缓向前挺着腰。


   一直以来石铁在叶默眼中都是个木讷的徒弟,都是徒弟中最无害,最普通的 一个——没有俞二虎的油嘴滑舌,也没有俞二虎的高大魁梧,似乎永远都不会和 苏静雯有任何更亲密关系,可现在,石铁的肉棒就正顶在苏静雯粉嫩的穴口外, 他的龟头就一小点儿挤入了苏静雯腿心那两片湿滑的花瓣中!


   「啊唔!…石铁!…不要这样…唔唔…人家不许你这样…啊!…停下啊!…不然…唔…师娘恨你一辈子!…唔唔…人家要羞死了…不要!」


   苏静雯满是泪痕的雪靥羞得通红,她美眸里满是是无助,慌张的神色,她抽 咽的娇呼着,同时藕臂和玉腿竭力挣扎着,那床被弄得发出「嘎嘎」的声音。 「静雯师娘…对…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嗯…求你别怪我…嗯…你不 是和我说过,人应该全力追求自己的爱情么…嘿,师娘,我真的想,第一次是和 你……虽然…你不是处女了…嗯…但我不在乎,以后,一辈子我都会把你当成…最重要的女人的…」


   石铁仿佛不通事理的呆子一般,自言自语似的,有些紧张腼腆,又有些害怕 的笑着,可是,他身体却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苏静雯的嫩穴异常的娇小,可在屈辱中她被于钟通和石铁玩弄了半天,她雪 白的腿心早已经粘满蜜汁,湿成一片了。石铁生硬的挺着腰,那紫色的龟头就一 点点挤开苏静雯酥粉紧小的穴口,把那极小的粉嫩肉孔撑开涨大,一寸寸没入其 中,石铁就缓缓把龟头塞入了苏静雯濡滑紧凑的膣穴!


   「啊啊!…唔…不要!…石铁不要!…你不要乱说!…啊!…人家已经是叶 默的人了…啊!…不能做你的女人啊!…俞二虎!…许昌吉!…你们快阻止石铁 !…唔…啊!……人家要羞死了…唔…你们这样…啊唔!……还让人家怎么活呀…唔唔…」


   苏静雯低着蜷首,娇呼哭泣着,她玉手死死抓着毯子,修长纤美的小腿无助 的踢搡,可挣扎根本是无济于事。


   一旁,俞二虎一脸的愤怒,许昌吉一脸的焦急,可两人看向于钟通手,看着 石铁的肉棒一点点进入苏静雯的身体,两人都僵在屋中,不知如何是好。石铁小 眼发光,嘴角有着凌乱髭毛的脸上是一种升天般的极喜,他狠狠的向前挺着他瘦 弱但又有些肚腩的腰,他看着自己的肉棒一点点没入苏静雯雪白光润的臀丘,大 口大口喘着气,傻笑着「嗯嗯嗯!…哈!…天!…静雯师娘…嗯嗯!…我…真的…进来了!…嘿…我好开心…师娘…嗯哈!…你…别怪他们,这些都是我的选择…嗯!…我…会负责任的…哈哈…你里面好舒服…天…好嫩…好紧!…我想…处 女也就这么紧了吧…哈…好棒…」


   石铁死命的把鸡巴向苏静雯粉嫩的肉穴中塞入了一半,可苏静雯现在这样跪 着,丰臀撅起的姿势,穴口是微微上翘的,而石铁这个初哥就把他硬挺的肉杆狠 狠的向前直顶,他的龟头尖端就正死死顶上了苏静雯蜜穴内万般娇嫩的的肉壁! 突如其来的巨大痛楚弄得苏静雯全身一阵死命的颤抖,她更是忍不住大声的莺啼 哭嚎着,「啊啊!~~石铁!~~~不要!~~痛死啦!~~啊啊!~~人家要 被你弄坏了!~~啊唔唔!~~慢一点儿!~~啊啊!~~从上向下弄~~啊唔!~~」
 「对…对不起!…静雯师娘…对不起…」


   石铁红着脸,惊慌失措的道歉着,他急忙把鸡巴拔出一小截,然后按着苏静 雯的指示,欠着上身,用手压着肉杆,从上向下的大力顶去。由于叶默常年在外, 苏静雯和叶默几乎很少双修,她的嫩穴依旧是万分紧窄,石铁的肉棒尺寸不大, 但挤入苏静雯紧凑的肉穴依旧相当费力。可石铁这初哥第一次感受到女孩,只想 美肉的包裹,那里懂得循序渐进,他死命一顶,只听「噗滋」一声,苏静雯「啊!~」
 的一声娇呼,石铁的肉杆就一下整支插入了苏静雯雪白的动人的娇躯,和苏静雯 完全的合二为一了。


   叶默看着房内的情景,苏静雯的嫩穴被石铁的鸡巴塞满,被另一个男人的肉 棒挤出一股晶莹的淫水,回想到这些年来和苏静雯在一起的日子,心里是说不出 的痛楚苦闷。看着石铁笨拙的表达着荒唐的爱意,用丑陋的鸡巴整支插入了苏静 雯湿热紧小的阴道,叶默心里有一种深深的,酸酸的,说不出的痛。


   而看着身心已经完全属于自己的女人抽泣哀求着,看着他最了解,最在乎的 妻子就光着身子跪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看着妻子那白嫩细腻,每一寸都异常熟悉 的肌肤在另一个男人手中被挤压变形,看着那妻子那给自己带来无数温暖,幸福, 快乐的动人美穴被另外一个男人陌生的鸡巴插入撑开——叶默心疼之外,心底仿 佛那隐藏着的扭曲兴奋,潮水一般涌出。于此同时叶默神魂周围的光彩已经越来 越多,神魂竟是马上就要晋级了。

   而眼前房内的石铁已经抱着叶默心爱妻子的粉臀,压着她美艳师娘的柳腰, 兴奋的开始了活塞运动。


   石铁紫红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眼神发光,拧着眉头,而他又咧嘴 笑着,那副神色格外异样,仿佛他已经完全痴迷疯癫一般,他五指箕张的抓着苏 静雯雪白酥软的俏臀,生涩却又卖力的挺着腰杆,他那根不算长的鸡巴就一下下 在苏静雯的紧小有力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石铁喘着粗气,兴奋迷乱的低吼着,「嗯啊!~静雯师娘~我不敢相信~~ 我竟然~真的和你~在做爱~哈!~你是~你是我第一个女人~~嗯啊!~静雯 师娘~我好开心~好像在梦里~嗯呵~你的~大屁股好白好美~~嗯嗯~撞在身 上~好舒服~~嗯嗯!~师娘~你阴道里面~好嫩好紧~~嗯嗯!~比我想得还 棒~~嗯!~~二虎!~~你快看!~~我和静雯师娘在一起~~嗯嗯!~~我 就在插她的阴道!~~我整根鸡巴~嗯~都插在师娘身体里面了~哈!~天!~ 好舒服!~~师娘~我知道你有过男人~可是~嘿~我会努力的~嗯!~以后~ 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苏静雯赤裸的娇躯在石铁粗鲁的冲撞下一晃一晃的,而她胸前那浑圆丰挺, 和不盈一握蛮腰相较,更显是大得让人乍舌的雪乳就被挤压的在床上,无助的滚 溢着,她已经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玉手抓着毯子,用力勾着小脚丫,玉珠似的 足趾无助的抠着床面,无奈的承受着石铁鸡巴她在充满蜜汁的肉穴中的大力抽送。 苏静雯好似躲藏似的把俏脸紧贴在床上,美眸无助望向一旁淌着泪水,只能又是 屈辱又是凄艳的娇喘哀求着,做着最后的努力,「啊唔唔…石铁…啊!…求你了…唔…停下来…啊唔!…人家不能做你的女人…啊…也不能和你在一起…唔…一 切还不晚…唔…你不要再错了…啊唔!…人家…不想对不起叶默…唔唔…只要你 停下来…石铁…唔…把你的东西…拔出来…啊…师娘…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唔!…好么…求你了…啊唔!…」


   可她身后的石铁本就是处男,现在第一次感觉到女人的身体,插入了女孩那 湿濡温热的阴道,更何况还是一个他心仪了多年的青春美艳的师娘,他完全是色 迷心窍,怎么可能停止,他只管傻笑着,痴迷而享受的在苏静雯嫩穴中挺送着鸡 巴。


   此时于钟通走到了石铁面前,淫笑着向石铁询问着道「嘿,石铁,看你那德 行,怎么样?女人的滋味不错吧?你看你师娘这样的美人也不是仙女吧,她光着 屁股,被男人插,嫩逼里不一样会出水,是不是?」


   石铁低着头,腮帮子上带着几根胡乱整理留下的髭毛,一脸兴奋的傻相,好 奇的看着他自己棕色的肉杆一下下没入苏静雯那白嫩吞腿心上那粉嫩肉穴的一幕, 感受着苏静雯紧小膣腔内那油油润润,紧裹包缠的酥麻快感,他喘着气,头也不 抬的哼着,「嗯,是…师娘里面…好棒!嗯,可是,静雯师娘,她可不是一般的 女人…她…嗯,永远是我心里…最美的师娘…嗯…最美的仙女,嗯,好舒服…」 于钟通一脸轻蔑的看着石铁,不可至否的冷笑了一声。「唔唔…不要…啊唔…求 你啦…石铁…停下…啊!…唔唔!…」


   画面上,苏静雯被石铁生涩但大力的抽插弄得不住的莺啼着,她俏脸上又是 无奈又是娇羞模样,她想要反抗的样子,可是却根本也无力挣脱。


   男女交合,本来就是天性,石铁才抽插了几十下,就已经开始用鸡巴顺畅的 在苏静雯滑腻湿热的膣穴中驰骋了,他恣意的抓揉着苏静雯光润的粉背纤腰,而 他些肚腩的腰杆更是开始把苏静雯丰腴的美臀一下下撞得「啪~啪~」作响。不 过石铁毕竟是初哥,才几分钟的样子,他就忍受不了肉棒上那初尝女人的酥麻刺 激,突然,毫无征兆,只见他腰杆一挺,消瘦微驼的肩膀一震,他根本控制不住, 就全是痉挛起来。


   「嗯嗯!~~天!~~我!~~忍不了了!~~我来了师娘!~我的第一次~ 射给你了~好师娘!~嗯嗯唔!~~~」他低吼着,消瘦的身子疲软下去,最后 冲刺的用鸡巴在苏静雯的嫩穴中顶了了两下,就同时把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浓浓 热热的精液全灌入了苏静雯紧小膣腔的深处。


   「啊!~~~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啊啊!~~~」苏静雯惊慌失措 的娇呼着,她一脸的凄艳和慌乱,她本能的想要伸手去阻止石铁,可她竭尽全力, 她也只能换得那木床的一阵晃动——而转眼,泪花从她禁闭的美眸中散落,伴随 着的,是白浊的精液从她被插满的粉嫩穴口倒流而出,顺着她雪白大腿的内侧无 助的滑下。


   听着苏静雯那让人心碎的声音,叶默看着房内那淫靡的一幕,一切都是那么 清晰真实。他那美艳绝伦的妻子就躺在床上,她雪白的身子赤裸着,就被摆成小 狗似的淫艳姿态,她身后的石铁从她臀后占有着她,肉棒没在她白嫩的腿心,在 她湿热的阴道中恣意喷射着浓浓的精液!


   叶默心里又痛又恨,仿佛被欺骗蒙蔽,可又苦不堪言!眼前木已成舟,已经 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的徒弟用精液灌满……


  石铁喷射后喘着粗气,全身发软的坐到了一旁,脸上是又兴奋,又羞窘的样 子,他望着软小的鸡巴,喘着气,根本搞不清楚情况似的,对着苏静雯傻兮兮的 道歉着,「呼…对…对不起…师娘…我…嗯…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快…我…嗯…我是第一次…我会继续努力的…」



   于此同时,于钟通就得意走了过来,坏笑的问着苏静雯,「嘿,我的美人, 你丈夫徒弟的鸡巴怎么样呢?石铁可很努力呢,射了那么多~嘿,你这么久没有 让别的男人操了,你的骚逼里面是不是早就痒了?哈哈~你看你,小脸和脖子都 这么粉红,很漂亮哦~嘿,小穴里面好多水呢,还想要呢吧?」

   而床上的苏静雯因为淫药的作用,娇声嘤咛着,通红的俏脸上满是羞窘难耐 的神情,她含泪的美眸满是委屈和凄怨,可她想要反抗,想要夹紧腿心,可却无 可奈何,抑制不了她那敏感的身子的生理反应,丝丝蜜汁还是不住缓缓淌出她粉 嫩的穴口,伴随着流出的还有石铁射入的那白浊的精液。


   此时房内的俞二虎攥着拳头,一脸愤懑站在一旁,而另一边的许昌吉却发现 禁锢自己的真元消失了,于是下意识地瞥了眼于钟通,发现他正不怀好意的看着 自己,顿时明意,接着红着脸又偷偷瞥了眼俞二虎,还有垂着鸡巴坐在一旁的石 铁,开始小心的走到了苏静雯身边,双膝跪倒在一旁,双手扶着地,叹声说道,
    「对…不起,弟妹…我…我帮不了你…原谅我吧…」

   苏静雯看见许昌吉走到了跟前,虽然已经被石铁侵犯,但她还是抱着最后一 丝希望去反抗着,她竭力伸着藕臂,玉手抓着许昌吉的手,扭过蜷首,美眸无助 的望着许昌吉,柔声哀求着,「唔…许昌吉…求你了…啊唔!…叶默平时待你不 薄…唔…求你…放过我吧…啊唔…啊…唔…求你…」


   听着苏静雯的哀求,许昌吉瞄了眼于钟通,又偷偷看了眼正在揉着跨下软小 鸡巴的石铁,他吞了口水,耸了下肩,尖脸上挤出了一个无奈而惭愧的笑,「呃……弟妹…我,我真的没办法,你看,于钟通他…他随时都可能杀了我,我怎么 办…」

   于钟通在一旁「嘿嘿」一笑,咧嘴讥讽着,「哼!我的美人,你看看你面前 的伪君子,他裤子可藏不住他的心意呀。嘿,许昌吉,别装了!苏静雯也不是第 一次了,你是男人的话,就主动大方点儿呗?嘿,你看,石铁那里可又精神了, 你不行动,他可要来第二次喽?」

   听着于钟通嘲讽,许昌吉的脸变得更红,他舔着嘴唇,有些慌张的瞟着石铁 那根鸡巴缓缓再次挺立,跪在那里说不出话。


   苏静雯羞红的俏脸上满是慌张的神色,她尽着最后的努力央求着,「唔唔…许昌吉…唔…啊唔…求你了…你不能这样对我啊…唔…就当帮帮我…放过我好吗…」


   许昌吉皱着眉叹了口气,他轻轻抽离手腕,扫了眼鸡巴更加挺立的石铁,他 眉角一扬,回过头看着苏静雯,无奈的低声说道,「嘿…弟妹…我,真的没办法 呀…就算我不做,你看石铁那傻样,我怎么让他停下…而且…而且于钟通说的也 对,你…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嗯,就别太在意了…」


   许昌吉红着脸犹豫的说完,他就又吞了口口水,伸出手,迟疑的把手按在了 苏静雯那白皙嫩滑,弧线起伏优美的裸背上。


   苏静雯美眸顿时闪现出更加慌乱的神色,她竭力转着俏脸,又惊慌又羞窘望 着许昌吉,凄婉的娇呼着,「不要!……许昌吉!…啊唔…你…做什么…啊…不 要…你…你已经有妻子了啊!…唔!…不要这样…啊唔…你不要对不起她…」 「嘿…弟妹,我喜欢我妻子,可是…可是你的身子太美了,太诱人了…嘿…她也 挺漂亮的,可是,比不上你啊!」


   许昌吉面带愧色的红着脸,可双手却似乎没有任何愧疚,时而游走到苏静雯 胸前那软腴又不失劲道的豪乳上,时而又摸上了苏静雯那纤长优美的玉腿,爱怜 的抚摸着。


   许昌吉也是气息越发沉重,只顾着盯着眼前苏静雯如雪似的赤裸身子,「嘿, 弟妹,可,可我…我忘不了你这…丰乳和长腿…嘿,好弟妹,你有过了别的男人…嘿,多我一个也不算多呀…」


   看着房内许昌吉那猥琐的样子,叶默心里是又气又怒!之前,许昌吉还一本 正气,没想到现在,他就摸上了苏静雯赤裸的身子,还说什么多他一个也不算多, 没想到他是如此无耻的人!此时,叶默心里已经对他起了杀心。


   「啊唔!……你…许昌吉!…唔!…人家恨死你了!…啊唔…不许你这样…啊!…你这个混蛋!…无赖!…啊唔…」


   苏静雯哭嚎的娇骂着,她垂下蜷首,紧闭着美眸,藕臂和玉腿娇怨的挣扎着, 可根本无济于事,只能继续任由许昌吉玩弄着她的玉体。


   许昌吉有些尴尬的红着脸,撇嘴一笑,「嘿~好弟妹,你又针对我…你看…石铁都已经射在你里面了嘛,你也没骂他不是…嘿…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生气 了…唉,好弟妹,我…还是很喜欢你…嘿,你都让于钟通和石铁亲热过了,让我 也好好亲热一下呗…嘿嘿,以后让我为你做牛做马都行呀~」


    「许昌吉!…你怎么…怎么也要这样!」

    俞二虎站在一旁,瞪着眼睛,一脸气恼对许昌吉怒吼着。

   许昌吉挠了下头,咧嘴对俞二虎一笑,「嘿…二虎…你别多想了,反正苏静 雯也不是第一次跟别的男人交合了,多我一个又没事!」


   他说完就转回头不理惊异茫然的俞二虎,急色的扒下了裤子,露出了他那根 中等粗细,早就挺硬暴张的阴茎,那阴茎足有十八九公分,更是弧度极大的向上 弯曲翘着!

   许昌吉急色的跪到了苏静雯身后,小心的嬉笑着问道,「嘿,于钟通…石铁 他弄完了一次了…我可以开始了么?……还是,你要…」


   此时一旁的于钟通讥讽道「嘿,石铁那个处男可满足不了我们的静雯美人呢, 嘿嘿,现在到你了,可别让美人失望,哈~」许昌吉眼睛一亮,立刻一把推开了 想要爬到苏静雯身上,打算打第二炮的石铁,急色的骂着,「喂,呆子,静雯也 不是你一个人的,该我了!」


   石铁不满的瞥着许昌吉,不过他疲惫的喘着气,也没说话,跪倒苏静雯一侧, 把龟头挤弄在苏静雯那满满挤在胁下的雪白硕乳,在苏静雯娇软滑腻的乳肉上贪 心的抽戳摩擦起来。


   许昌吉兴奋的跪到了苏静雯身后,眼睛紧盯着苏静雯大白桃似的丰臀间那倒 流着精液,被插得微微外翻的粉嫩肉穴,他舔着嘴唇,激动的咧嘴笑着,「天!……嘿,弟妹…你,你这里真美!~竟然这么粉嫩!…小阴唇这么小这么嫩…真 美!…比我见过所有女人都美!…嘿嘿,弟妹,你下面还是」白虎「的小馒头逼…真没想到!…让石铁这样的傻瓜用…真是暴殄天物呀!…」许昌吉紧盯着苏静 雯的腿心,伸出两根手指缓缓在苏静雯穴口抠挖了两下。


   石铁交货前,那机械呆板的抽插也不过几分钟的样子,苏静雯那敏感的娇躯 不过是刚刚被挑逗起来而已,她这样被许昌吉弄着,雪白的身子忍不住阵阵哆嗦, 雪润丰满的大腿也不禁紧收厮磨着,她虽然依旧红着俏脸反抗着,可娇吟中已是 藏不住的热腻,「啊唔唔…不要啊…许昌吉…你做什么!…不许你看那里!…唔 唔…人家要羞死了…啊…你不要…弄人家那里…啊啊…停手嘛!…唔唔…」「嘿 嘿,弟妹,害羞什么,嗯,你想想,刚才你被石铁肏的时候,不早被我们看光了 吗…嘿,别怕,我保证不告诉别人的…」


   许昌吉嬉笑的说着,他直起身子,双手又抓上了苏静雯浑圆的俏臀,肉棒顶 在了苏静雯粉嫩的穴口外摩擦起来。


   苏静雯那娇肤雪肌入手是无比的细腻玉滑,抓在手中是又酥又绵,可稍一用 力,又是劲软弹手,美不可言。


   许昌吉把苏静雯那极品的臀肉抓住手中,就一脸兴奋的大力揉着,更是忍不 住赞叹着,「嘿,弟妹,你这个小屁股蛋可真是美!又白又嫩的,还这么弹手! 嗯~好弟妹,以前常常看到你裙子下的屁股蛋儿,那么翘!看着就好想摸一摸呢~~ 哈哈,现在抓在手里,真是比想得还棒!嘿嘿,我估计插进去,一定也很棒!」 「啊唔…不要…许昌吉…求你停手吧…唔…你已经有妻子…唔…不要对不起她…啊啊…人家也有叶默了…唔唔…求你了…啊唔…」

   苏静雯蹙着柳眉,咬着樱唇,娇声哀求着,她竭力扭着丰臀,躲着许昌吉龟 头的触碰,可她这样躲躲闪闪间,她那早就湿濡的嫩穴反而被许昌吉龟头的硬尖 一下下的刮撩,反而让那娇粉的花瓣中泛出更多闪亮的汁水了。


   「嘿嘿,好弟妹,公平一些嘛,石铁那个呆子都尝过你这个小嫩穴了,嘿, 也让我试试呗~我妻子是不错呀,可是…可是她不是你~反正…叶默兄也不是你 唯一的男人…嗯…这个…就当作我们的秘密吧~嘿,好多男人都幻想」骑「你这 小屁股蛋儿呢~嗯,现在我真的有机会」骑骑「呢~」许昌吉嬉笑着说着,他就 钳住苏静雯的身子,挺着鸡巴,龟头对准了苏静雯满是黏稠的汁水的穴口外。许 昌吉和石铁那初哥可不一样,轻松的压住了苏静雯的雪臀,熟练的找到了苏静雯 白嫩腿心那湿软的嫩穴,毫不迟疑,一点点把龟头缓缓向苏静雯那紧窄幽细的玉 壶顶去。

   他盯着自己的鸡巴一寸寸没入苏静雯粉嫩的穴口,一脸兴奋的哼着,「嗯…天!…我进来了弟妹…嗯!好热!~好紧!~~~嗯嗯~~静雯师娘…你这里…还是这么紧这么窄呢!……天!…淫水还这么多!…嗯!…你里面的嫩肉好棒!~~ 爽死了!…」

   「啊唔!……许昌吉!…啊…不要…啊唔!…不要进来…啊!…人家恨你!…唔唔啊!…」


   苏静雯凄艳的娇呼,她紧闭着美眸,死命抓着地毯,竭力躲着许昌吉鸡巴的 侵入,可面对色欲熏心的年轻男人,任何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看着苏静雯被另一个男人插入,房外的叶默痛心疾首。不单单是石铁,现在 许昌吉也把鸡巴插入了苏静雯的娇躯!叶默又恨又怒,又悔又怨,可现在神魂被 禁锢,什么都做不了,心底一片绝望和死寂。


   叶默拧着眉头,看着房内心爱女人的阴道被她另一个男人的生殖器再次插入, 他心里有股扭曲的刺激——仿佛期待着那刺激,仿佛那刺激,能麻木他心中的痛 一般。于此同时,叶默神魂发出的光越来越强,周围禁锢他的真元貌似也有了一 丝松动此时的许昌吉捉住苏静雯的蛮腰,稍稍调整了姿势,就顺利的把他极弯的 鸡巴一半多塞入苏静雯热腻紧凑的嫩穴。


   他那颇为长的鸡巴似乎已经插到了苏静雯膣穴底,他就低喘着,开始享受的 缓缓抽动起来,「嘿,好弟妹…嗯…别生气嘛…嘿,…一会儿…你就会喜欢的…嗯…天!…插到底了…弟妹!…你里面好紧!…好棒…嘿嘿…叶默兄真是怜香惜 玉…一定舍不得操你…嗯…真是便宜我了…嗯…以前和别的男人聊天…他们,都 说你这样的大美人…下面,嗯,一定早被男人操得黑黑脏脏,松松垮垮的了…嘿…天…没想到…你这里,还这么粉嫩,这么紧小…嗯!…插进来好爽…嗯…」 「啊唔!…你这坏蛋!…不要!…啊…流氓…啊唔!…你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 东西…啊…啊唔!…你怎么对得起叶默…啊啊!…人家看错你了!…唔唔…恨死 你了!…啊唔!…」


   听着许昌吉嬉笑的淫言秽语,苏静雯哭闹娇骂着,可是她早没了挣扎的余地, 只能任由许昌吉弯曲的鸡巴一下下撩刮抽插着她小穴中娇嫩万分的肉壁肉膜,任 由他满是结实肌肉的腰腹一下下狠狠撞上她高高翘起的丰腴雪臀,「噼噼啪啪」 的把她白嫩的小屁股蛋打得一片晕红。


   一旁的于钟通似乎在储物戒里翻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一颗粉红色的丹药出 现在了他手里。


   就在苏静雯被许昌吉抽插得不住抽泣娇嗔时,于钟通一把抓住苏静雯的秀发, 掰开苏静雯的小嘴,把那丹药投进了她的嘴里。


    「啊!…」

    苏静雯痛楚的娇呼了一声,美眸惊惧的望向于钟通。
   于钟通一脸轻蔑,狞笑着说道,「嘿,别怕羞了,美人,把你淫荡的一面给 他们看看呗?哈,你知道么,这是你们墨月的沈砚青给我的,特制的天淫丹,怕 我搞不定你这个小骚货,嘿,没想到刚才我那点低级的淫药就使你主动让我操了 你,嘿,这个现在才轮到用上~」「你!…唔唔……唔!…」


   不等苏静雯娇呼,于钟通就一把钳住苏静雯的香腮,把嘴朝苏静雯的檀口封 了上去,苏静雯只能大大的张着满是惊慌的美眸,不住的呜咽,屈辱和中泪水又 滑下了她明艳动人的雪靥。

   可恶!原来于钟通竟然已经和沈砚青狼狈为奸,准备了这样的东西!而苏静 雯也是他们的目标!就算知道了这些,可现在也已经为时已晚了呀!

    「嘿,于钟通…嗯…你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画面上许昌吉笑着扫了于钟通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涨红着脸,兴奋的抓揉 着苏静雯那两瓣肉呼呼,雪酥酥,腴美诱人,可又是臀线浑圆峰起,丝毫没有余 赘的白嫩俏臀,大刀阔斧的在其中抽送着弯长的鸡巴。


   许昌吉不住低喘着,「嗯!…好棒…嗯…静雯…你别怪我…嘿…都是你生的 这么美…嗯…才让我喜欢上你的……嗯!…你看你这」宝葫芦「似的身材~嗯!~ 又大又圆的奶子~~细细的腰肢~~嗯!~还有这又白又翘的大屁股~~嗯!~ 都让我想了好几年了…嗯!…真是太赞了…嘿…插起来比看可要爽多了呢…嗯…你里面的嫩肉还一紧一紧的…嘿…刚才石铁那根小鸡巴一定没有满足你吧…好弟 妹…嘿嘿…」


   石铁跪在一旁,鸡巴已然再次涨大,他一脸的急色,一手在苏静雯雪白娇嫩 的身子上乱摸,一手揉搓着他自己的肉杆,把龟头在苏静雯乳肉,藕臂和玉背上 摩擦着,他听着许昌吉的讽刺,一脸窘困的强辩着,「什么…你…许昌吉你说谁 的鸡巴小…嗯…再说,男人性能力…也和性器官大小…没有关系的…」「嘿,你 这个处男,还装什么懂行…哈…不管有没有关系,你几下就交货了,嗯~~静雯 也一定满足不了呀…哈哈,还是你以为你弄的很久么,很了不起?哈哈~」许昌 吉讥讽着,他更是炫耀似的拍了记苏静雯雪白的臀瓣,鼓风机似的挺着腰,用长 鸡巴把苏静雯紧小的嫩穴操得「唧唧」有声,对着苏静雯的方向问着,「嘿嘿, 静雯~嗯!~你说我和石铁两人的鸡巴谁的比较厉害?~嗯~谁把你的小嫩穴, 插得更舒服呀?」


   苏静雯还被于钟通封着檀口,只能闭着美眸,红着俏脸,想要逃避一切的样 子,无助的扭着蜷首,不住的嘤咛着,「唔唔…不…唔唔…人家不知道…啊唔…」

   「什…什么…刚刚才…是我第一次,我没掌握好,再说…一会儿…下一次…我一定把师娘弄得更舒服呢,」石铁红着脸抢辩着,挺着发硬的鸡巴,摩擦着苏 静雯白嫩娇滑的乳肉。


   许昌吉不屑的一笑,两下脱下了他的上衣,露出他强壮的身体,他肌肉到相 当结实,能明显的看到几块腹肌,他把衣物一丢,故意欠着身子,大力的抽送着 鸡巴,让石铁看着他长鸡巴一次次「噗滋~噗滋~」半截没入白嫩湿濡的腿心, 挑衅的笑着,「嘿~下一次?~那等我好好和你师娘亲热一下吧~~嗯~~看到 没有?~我这」身经百战「的鸡巴~~嗯~~至少也要把你师娘折腾一个时辰呢~~ 你好好等吧~嘿~呆子!」


    「什么!一…一个时辰,」
   石铁又是吃惊又是发窘的红着脸,担心似的低头看了眼他那根在苏静雯丰腴 乳球上摩擦的鸡巴,吞了口涂抹,还是不甘示弱的说着,「好…等就等…那…倒 时看看谁厉害…哼…什么」身经百战「…」


    「呆子!别还不服气,你看着…」

   许昌吉说完更加卖力的在苏静雯紧凑湿热的膣腔中抽送着鸡巴,接着说的, 「好~那咱们就赌一赌,看静雯觉得谁的鸡巴更厉害?输得拿出一万上品灵石!」 「一万,太多了吧?…还有…要是师娘说我们的鸡巴都很厉害,分不出,怎么办?」

    石铁用鸡巴顶着苏静雯的乳肉,有些犹豫的说着。

   「哈…不敢了么?」许昌吉讽刺的笑着,掰着苏静雯的臀瓣,让鸡巴每一次 都在苏静雯嫩穴内直刺入底的抽插着,「分不出?嘿嘿,那我们就~嗯~插到她 求饶~说出结果?…怎么样?…嗯…一言为定?」「好…一言为定…」石铁呆呆 的说着,机械的把肉棒在苏静雯的玉背上摩擦。


   叶默看着房中的两人争辩谁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插得更舒服,谁能把青春靓 丽的苏静雯操得更爽!还以此打赌!他仿佛肺都要气炸了!。就在这时房内传出 一声怒吼「啊!」叶默循声看去,原来是俞二虎发出的,屋中的几人也都停下了 动作,不约而同的看向俞二虎。


   此时俞二虎一脸的羞怒,又大又圆的牛眼中仿佛有些许湿润,想要走向苏静 雯,于钟通见机立刻解开了他的禁锢,接下来俞二虎三步并作两步的迈到了苏静 雯面前,一把抓起苏静雯的秀发,板起苏静雯的蜷首,看着苏静雯满是泪痕的俏 脸,埋怨的低吼着,「呃!…静雯师娘!…你…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我是那么尊重你!欣赏你!…唔!…可是!…你竟然和别的男人做过那样的事情!…你…你!…为什么还在我们面前装得那样出尘…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对不起 师傅!…你…你让我心里好疼!…现在!…让我怎么帮你!…你说!」苏静雯美 眸惊慌哀怨的望着俞二虎,她轻咬着红唇,梨花带雨的俏脸上又是伤心又是羞怯 的神色。面对俞二虎的呵斥,她根本无法反驳,只能泣不成声,瑟瑟发抖的嘤咛 着,「唔唔唔…人家不知道…唔唔…是人家错了…人家对不起叶默…唔唔…二虎…师娘没有想骗你们…唔唔唔…人家真的不想对不起叶默…唔唔…」


   屋中许昌吉和石铁都愣在了当场,只有于钟通依旧看好戏似的站在一旁。叶 默此时也是又惊讶又无奈,虽然看着俞二虎粗鲁的对待苏静雯,心里一阵懊恼和 不忍。可是听到俞二虎问的,那些却也都是他想问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 这一切?


   俞二虎一直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平常对叶默和几个师娘都十分敬重。现在, 他的世界观就被碾碎,他心目中仙女一样的师娘就在他面前光着身子,撅着屁股, 嫩穴被其他男人用鸡巴抽插猛捣,让他怎么能不疯狂呢?


   俞二虎铜铃似的眼睛死死盯着泣不成声的苏静雯,半晌,他皱着浓眉,无奈 的放低了苏静雯的蜷首,可他接着的动作,却让叶默心头一冷。


   俞二虎一把脱下裤子,猛地掏出了他硬挺的肉棒,跪在地上,把龟头狠狠顶 在苏静雯雪腮上,恼羞成怒的吼着,「你…你不要找借口!…你这个婊子!妓女!…你不是喜欢…男人的鸡巴么!…你给我吃!」


   怎么会这样!叶默心中巨震!他本希望俞二虎能帮助自己的妻子,可是没想 到,他竟然选择的是自甘堕落,把怒火全发泄在了苏静雯身上!


   看着俞二虎挺涨的肉棒叶默更是心里一惊,他跨下的巨物棕黄粗大,肉棒上 还满是黑色的乱毛,不但足有二十几公分长,更是粗得像玉米,而吓人肉柱上顶 端更是一个鹅蛋似的紫红大龟头!

   天!俞二虎竟然有这般骇人的鸡巴,他要是把龟头塞入苏静雯口中,不真要 把苏静雯窒息么!


    「唔唔…二虎…不要…唔唔…」

   苏静雯哭得俏脸上满是泪痕,她呜咽的仰望着俞二虎,虽然娇啼哀求着,可 是在俞二虎声色俱厉的威吓下,她还是缓缓张开了檀口,好似是羞愧,好似是无 奈的含上了俞二虎龟头上的马眼。


   俞二虎恼怒的拉扯着苏静雯的秀发,大声喝着,「你犹豫什么!你…你这个 放荡的婊子!…不会吃男人的鸡巴么!给我全吞下去!」


   俞二虎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一手死死抓着苏静雯的秀发,一手掰着苏静雯的 香腮,狠狠把他跨下的肉柱想苏静雯双唇中顶去,直把一小截塞入苏静雯檀口, 把大龟头戳向苏静雯喉头,弄得被封住小嘴的苏静雯忍不住呜咽抽泣,不住干呕, 香涎溢出嘴角,异常凄艳痴淫。


   俞二虎仿佛又是忿恨又是痛苦的皱着眉,望着苏静雯那完美精致的鸭蛋脸, 看着苏静雯抽咽无助的用檀口小舌吞吐舔弄着他跨下怒张的肉柱。于钟通得意的 笑着,走到了俞二虎一旁,也跪在苏静雯面前,扒下西服裤子,露出了他那根二 十多公分长,棒槌似的鸡巴,得意的说道,「嘿,怎么样,我这个见面礼不错吧?」

   他抓上苏静雯的秀发,又对苏静雯冷笑着说道,「嘿,几年没见了,美人, 嘿,有没有想我?哈,别怪我,我这样是为了你好,让你多几条鸡巴来享受!哈 哈,来也吃吃我的鸡巴。」


   俞二虎拧着浓眉,看着苏静雯服侍着他的肉棒,他顺势就脱下了上衣,露出 了他满是肌肉的虎背熊腰,一身密密的黑色毛发,就仿佛野人似的。于钟通低头 欣赏着苏静雯吞吐他和俞二虎鸡巴的一幕,也就坏笑着脱下了上衣。


    可是,就在他拉拽着衣袖的瞬间,屋中却徒然生变!

   于钟通刚脱下衬衫的一瞬,俞二虎猛然抬手,祭出一把大刀凶猛的劈向于钟 通!


    「砰!」

   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回响着,屋中顿时一片死寂。石铁立时傻在了一旁,而许 昌吉口中喃喃的叫着「二虎…」空气仿佛骤然凝结了。


   俞二虎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豆大的汗珠挂在他额头上,他死死盯着接住 了他拼死一击的于钟通,咬着牙一言不发。


   他身下的苏静雯刚刚正抽泣呜咽着,勉力含着俞二虎的龟头卖力的吞吐,也 被这突发的一幕,惊得愣在了那里。


   房外的叶默心中一惊,脑海中也是一片混乱!俞二虎竟然对于钟通偷袭!难 道他早就这样打算的么!他加入凌辱苏静雯的行列,难道就是为了这一步么?他 真的要牺牲一切,保护苏静雯!

   接住俞二虎攻击的于钟通倒是没怎么吃惊,依旧是自负样子,冷冷的问着, 「嘿,我说俞二虎,你觉得凭你的修为能伤到我?我早料到你会来这一手!」 「现在你要怎么样?杀了我吗?我要…我就是要拼死保护静雯师娘!」俞二虎吼 着,依然死死地握着手上的大刀。


   看着房内的一幕叶默心里异常复杂,一面非常感动俞二虎拼死也要保护苏静 雯的做法,可另一面,也为俞二虎完全不是于钟通的对手而感到悲伤,没想到自 己还要失去一个对自己如此忠心的弟子。


   叶默乱想着,这时屋内传来苏静雯的一阵呜咽声,看向苏静雯,她咳嗽着吐 出了俞二虎的肉棒,秀口吐着白浊的精液,没想到俞二虎在紧张中竟然喷射而出! 于钟通轻蔑的瞥着俞二虎,立刻挥手一击,将俞二虎击飞到了房内的角落里。倒 地的俞二虎试着想挣扎起来,最后还是无能无力,只能颓然地躺在了地上。于钟 通击飞了俞二虎后,立刻抓起苏静雯的秀发,嘲讽道「嘿,美人,你更厉害了呢? 俞二虎这么快就被你吃出来了?怎么样,你二虎徒弟的精液好吃么?哈哈…别管 他了,他太愚蠢了~来,吃我的鸡巴~」

   看着屋中再一次的剧变叶默茫然而心痛的僵在了那里,看着于钟通一脸嘲讽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