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番外曹家篇)作者:jack3494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番外曹家篇)作者:jack3494
字数:43000

    剧情:上接男厕篇。(回复满30发下一篇浴室篇)

    自从目睹了男厕所的那事件后,我一周来都没有去学校了,也更没有心情去,
内心的一角虽然知道这样做,也许会影响我的学业,可是,我却感觉内心一片空白,彷彿什么也不在乎一般了。可能是怕去学校,会触景生情,会让我忍不住想起与班长那温馨甜蜜的日常,但更可能让我回忆起的是郑唯尊,曹公公他们肆意玩弄糟蹋班长的娇躯,而班长也在他们身下辗转呻吟的情景……

    可惜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着逃避就能逃避的,而这次并不是像上次一样的神秘信件,而是一封ID不明的邮件直接发到了我的邮箱。说真心话,以我现在的状态,是根本不想打开这一封邮件,因为我心里明白,我打开这封邮件后最终只能让我受伤的心越加雪上加霜,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我最终还是打开了,我斯巴达的身体和内心,已经不允许我再继续逃避现实了!果然,打开邮件后,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后面还附注了一句话,千万记得一定要今晚早点去!我一把关掉邮件,步履阑珊地走出了家门……

    旧城区的道路异常崎岖而颠簸,柏油路面由於年久失修,已经支离破碎,彷彿会把车颠得散架一般。走了很久,才看到了有些规模的街道店面,只不过,那些缺乏修葺,满是涂鸦的房屋,就让人联想到电影里印度的贫民窟。终於来到了一栋破败的白色小楼前,我来到了目的地。看着那满目疮痍的白色栅栏,还有后院那锈迹斑斑的破鞦韆,可以想像,也许十来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普通但幸福的中国家庭,只是现在,满眼只留下了荒废。

    四周紧密的房屋都是一般的淩乱破旧,而街角又聚集一些抽着烟的身上刺青的社会青年,让人心里感到更是不安。那白色小楼的院子中没有任何车辆,似乎没有人在家,只是房屋的窗户上挂着泛黄的百叶窗,根本看不清究竟。

    现在虽然天色阴霾,但是也不足以掩盖行踪,而街道上散漫着混混,和百无聊赖的肥胖家庭主妇,让我更不可能简单的进入这屋子里。我没有办法,在街边停留也会引起行人的注意,只好随便找了个小吃店点了碗面无奈的等待着夜色降临……

    夜幕降临,看着远处泛着昏黑灯光的破旧小楼,我缓缓走了过去,我看四下无人,拐入了昏黑的小路,心脏抑制不住的猛跳,谨慎而担忧的走入了屋子里的后院。

    斑驳的树木,高高堆起的废物正好成了我的掩护,我在阴影中凑到窗口,擦了擦脸上和玻璃上的雨水,向亮着昏黄灯光的屋中看去—四下空无一人,不过餐桌上那一叠叠的狼籍碗碟,说明了刚刚的饕餮大餐。

    我心里有点乱,手心不住的出汗,我拥有着斯巴达的身体却只感觉身上发软,
因为这可是非法潜入民居!可是确定屋内没人后,我还是硬着头皮,通过窗口进入了屋内并爬上了楼后防火用的备用楼梯。

    楼梯上堆满了废旧的杂物,我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从敞开的窗户瞥向屋内,
似乎是空无一人,我谨慎的环视了一下四周,从窗户钻入了正大声播放着饶舌音乐的房间。

    可恶!作为一个平时遵纪守法的好学生,我竟然做着贼一般的事情—我感到自己的可笑,感到事情的无奈,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了退路,我只能勉强静下心,仔细的环视着房间。

    屋中是一片淩乱,我简直不知道是进入了一间卧室,还是进入了一个垃圾场!

    宽大的床铺上堆满了漫画,色情杂志,废旧的充气娃娃,和皱褶的特大号髒衣服;而废纸,饮料瓶,食物残渣,等等狼籍不堪的垃圾,就一直从床面蔓延到地面,甚至铺满了整个地毯,真真正正的让人无从下脚。

    满是粗话的音乐更让人心里烦乱,可是我也不敢关小,如果有人在别的房间,
那样就会发现异常,我无暇顾及很多,直接冲向了被垃圾掩埋的书桌,翻开一台笔记型电脑,而上面的用户名,是“我操波大美女”。

    这个估计是曹公公的房间,虽然以他家的环境,住在这个贫民区一样的地方有点奇怪,但据我所知,他的用户名就是这个猥琐的名字!我不知道他何时会回来,但是我没有时间多想,三两下就卸下了那台电脑的硬盘,然后扫视着房间,希望能在这狼籍的猪窝中找到关于班长的录像带,或是曹公公可能有的备份。
    只是房间中A 片光盘垃圾之类的太过淩乱,我翻找了十几分钟却依旧没有什
么头绪,偶然间,我掀开肮髒的被子,立时瞥见了床下的一个笨重旧皮箱—那皮箱的盖子似乎早就丢失,而露出的一角中正有什么折射着银色的光线,我跪在地上,费力的把那不知堆着什么沉重杂物的皮箱拖了出来。

    看向箱子内,我立时一惊—那录像带,应该就是郑唯尊和班长的录像带,而下面正有一叠带着污迹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只扫了一眼,就知道眼前的正是那份协议!

    终於!让我找到了这些!只要毁掉这些证据,班长就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呀!

    我心里溢满了紧张,伸手就抓了上去,可背后「吱」的一声,房门就猛然被推开了!

    干!怎么回事!都是这该死的音乐,让我竟然没有注意到有人接近!
    会是谁!?是曹公公?是班长?是曹公公的父母?一切该怎么收场!?
    顿时,我感到全身僵硬,心脏彷彿骤然停止,我咬紧牙,猛然回过头去,可是「嘭!!」的一声轰鸣!

    我只看到眼前一个黑影,而瞬间眼前就只剩一片模糊和漆黑,似乎一个重物狠狠的打在了我的头上!

    只觉身体如翻到的书架,一下直倒向了地面……

    ***    ***    ***    ***

    一片漆黑中,我脑子一片昏沉沉的,耳边也是眩晕的嗡鸣声……

    我感到全身刺痛而无力,彷彿这一天的奔波和意外已经让我精疲力竭。
    我在那里?

    怎么办?

    是曹公公么?是他发现我了么?

    他会不会把我的事情告诉班长呢?曹公公又会怎么对我,他会把我送入警局么?他还是会如同电影中的变态一样,杀人灭口么?

    可恶!怎会这么倒霉!我的人生难道得要在一个变态的胖子手中结束么?
    不!我还没有解决班长的麻烦,还没有最后和她道别呢……

    一片漆黑中,班长那带着认真表情的独特神秘感的绝美俏脸,恍然间浮现在我眼前,她的五官是那么柔美而精緻,又是那么典雅和英傲;她那双璀璨而深邃的剪水双瞳是无比勾魂摄魄,静如幽潭,动如灵雨,让人看了,就彷彿会深陷其中;而她那鲜滋饱水,曲线完美的红润樱唇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上一口,带着唇角那醉人的微笑,蕴含着浓浓的爱意,彷彿让人永远都忘不掉,看不够……
    不!怎么能这样结束!

    我心中呐喊着,竭力张开眼睛,缓缓恢复了意识,才感觉身体是在一个狭小的昏暗空间中。眼前有一排排的缝隙,彷彿是百叶窗般,我感觉头上灼烧的疼痛,不清楚是否在流血,我想要用手去抚按,可是顿时心中一惊,蓦地感到自己手腕似乎被胶带捆在了背后,而嘴上竟然也被贴上了胶布!

    干!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中的骇然让我更是清醒了不少,我借缝隙中泄入的光线,看着四周,发现自己似乎在墙内的壁柜中,空间不大,眼前的两扇推拉门上是百叶窗似的木制窗叶,周围是一堆杂物和纸箱,而我就倒在墙角,被胶带所捆绑。

    是曹公公打晕我,把我困在这里了么!?他真的如此大胆,要非法拘禁么!?

    耳边嗡鸣声逐渐减少,让我似乎听见了门外的对话,可那声音,却让我顿时又恨又怒—正是那痴肥的曹公公。

    「操……我说……刚才那间店真棒……H 游戏和H 漫画……都那么全……

    操!……你怎么早不说呢……」

    接着,另一个同样口音的男子又接口着,「你不是知道了……你哥我很忙的……」

    「……操!……你不就是……失业宅男……也会忙……」

    「……干!……什么失业宅男……我可是老爸拍片时候的床戏替身演员,比你这个什么都不会做的胖子强多了……」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我渐渐知道了原来在外面谈话的两个人是曹家的废物兄弟,曹公公和他哥哥!

    我继续竖起耳朵同时勉强挪动着身体,竭力不发出声音,半跪在壁柜中,挪到了门前,门外又接着传来两人的对话。

    「嘿……胖子怎么了?…还不是搞到这个妞了…这个妞可是极品……都肏了一周了……她的小屄还是那么紧……而且越肏水越多……真是棒……」曹公公淫笑的声音传来。

    「……女人真是个好东西……怎么玩,都玩不腻……嘿……弟弟啊,这个妞刚才吃了那些大麻蛋糕了么?……她现在似乎还不够骚呀……」另一个男人说着蹩脚的英文。

    「……嘿……别急……她都吃了一周了……嗯……估计该加量了吧……」
    随着嗡鸣声变小,我听力渐渐恢复,外面的声音更加清晰,我甚至也听见了女孩娇娇腻腻的小声呻吟,「……啊唔……啊啊……啊……嗯啊……」

    干!怎么回事!?我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沉重的不安,彷彿阴云一般盘踞了我的心头。

    曹公公和那个男人正在玩弄一个女孩么?而且他们还喂给这个女孩用大麻烘培的蛋糕,并且玩弄了这个女孩一周!?

    那个女孩,难道是班长么!?不,不可能!班长绝对不会吸食大麻,连碰都不会去碰!因为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刑警啊,门外的女孩绝对不会是班长!一定是,一定是曹公公又威胁欺骗了别的女孩!

    我虽然这样推想着,可心中的忐忑却丝毫没有减少,我立刻把身子凑到了门边,脸贴在门上,手在背后被捆着,费力的从窗叶的缝隙中向外望去。

    门外的场面异常震撼—眼前是一张巨大的床铺,彷彿是定做的一般,足足能睡五六个人的样子,而床就紧贴着壁柜的门,上面正躺着一对火热交媾的男女,两人的腿根就正对着门,那泛着淫水,水亮湿滑,正紧密交合的男女生殖器就近在咫尺,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微分的双腿短粗肥大,层层的肉褶彷彿装满肥肉的麻袋,加上欧美人种那密密麻麻的软毛,看着就异常噁心。男人痴肥的腿根肮髒黝黑,一团杂乱的毛发中是两个鸡蛋大小的卵蛋,折折皱皱的阴囊不堪入目,和卵蛋一起,正「品」字形一般挺立的,是一根肥大带着凸出经脉的肉棒,如易拉罐那般粗的吓人,被淫水湿濡的油光发亮,正半截没入了女孩粉嫩娇柔的穴口。

    一个肌肤白皙如雪,娇嫩好似掐水的女孩正跪伏在床上,玲珑婀娜的娇躯和男人那肥胖得有三倍宽的身体形成鲜明而淫靡的对比;那女孩分着一双模特般格外修长,带着少女独有酥粉的雪白玉腿,就跪在床上,骑在男人的胯间,紧贴在男人那一身半米厚的肥肉之上。

    女孩娇巧香滑的小脚丫就搭在男人的肉腿上,她白晰玉润的脚掌也是娇嫩万分,没有任何瑕疵和死皮,微颤的掌缘足跟和紧扣的足趾透着娴雅的酥橘,更是无比诱人;而女孩那浑圆雪腻,肥软又不失结实,翘挺到让人无法侧目的粉臀,正对着壁柜的门,下流而色情的轻撅着,那充满女人味的弧线看得人顿时血脉贲张。

    女孩光洁如玉的腿根正大大的分开着,中间那本应紧小的细嫩穴口正被撑开成了夸张的正圆,光洁白晰而微微隆起的大阴唇已经被摩擦得粉红肿胀,而穴口周围的娇肤更是都被紧绷得彷彿半透明,紧紧箍在了男人肥大的生殖器上,随着男人肉棒的缓缓挺动,涌溢着汩汩的淫液水浆。

    更让我心中无比骇然的是,在床上的一旁,还跪着另一个赤裸着全身赘肉,痴肥不堪的男人—那男人似乎比曹公公大上几岁,圆滚滚的脑袋已经剃光,却留着淩乱的络腮鬍子,一身的肥肉黝黑带着绒毛,虽然似乎比曹公公的结实一些,可是依旧胖得惊人,胳膊是我大腿两倍粗,肚子直径足有一米半,就彷彿装满蠕动肥肉的垃圾桶!看来这个痴肥的陌生男人,绝对就是曹公公的哥哥!!

    看着这情景,我的心中如翻江倒海,门外传来曹公公混着粗喘的声音,「嗯~哥~快一起~~嗯~来干这个妞吧~~~今天折腾了一天~~来~~好好发泄一下~~嗯~」

    「嘿~放心~今天不会放过这个小荡妇的~不过,这一周来,天天干个十几次,鸡巴都有些疼了~不过这个小妞的屁股又白又圆,又软又嫩,真是让人受不了呀~」

    「嘿~哥啊~你老吹嘘你的鸡巴大~~嗯~~我看是大而不中用吧~~嗯~」
看不到曹公公的脸,只能听见他那嘲笑的腔调,看着他躺在床上,摆着肥腿,一下下向上用肥鸡巴捣着女孩粉嫩的肉穴。

    我心中暗骂着,可是还不等我多想,那个曹哥就揉着鸡巴,跪到了女孩身后,
低声淫笑着,「嘿~到底是谁的鸡巴不中用?~~今天就继续之前的比赛,看谁干这个小妞的时间长~」

    曹哥肥大如沙发似的噁心屁股出现在视野中央,而他臃肿腿根挺立的鸡巴更是吓人,和曹公公那易拉罐般的肥鸡巴一般粗大,虽然稍稍短上一些,可是和曹公公那肥软的肉棒不同,他的鸡巴斜斜的向上翘着,紧紧顶着他自己的大肚子,把下垂肥肉都顶得有些凹陷,硬度简直就如同一根撬棍!

    还不等我想明白将要发生什么,那个曹哥就把一双肥手抓上了女孩那丰腴白晰的臀丘,大拇指陷入了那软腻的臀肉,狠狠向两边掰着,暴露出女孩那光洁粉嫩,没有任何多余肉褶和色泽沉淀的紧小乾净的菊门。

    而不可思议的是,女孩彷彿已经适应和习惯了一般,配合的放松舒张着屁眼,
随着男人大拇指的力道,那狭小酥橘的肉洞竟然缓缓张开,露出了里面湿润粉嫩的肉膜,形成了一个硬币大小的黑色孔洞,彷彿等待着男人的侵入一般!

    「操!~~这个小妞可真是天生的婊子~~屁眼都这么漂亮,这么灵活~~这一周天天肏,都没肏烂~~」曹哥有些皱褶的肥脸下流的笑着,往女孩的屁眼中吐了几口吐沫,然后把鸡蛋大的紫红色龟头顶在女孩那已经张开的粉嫩菊门中,噁心的屁股一耸,那吓人的粗鸡巴就一下挤进去了半截!

    「啊!!~~」女孩爆发一声娇腻而痛楚的娇呼,可是她却没有反抗,就轻晃着圆润丰腴的雪臀,任由曹哥一寸寸把鸡巴往她直肠更深处顶去,直把她白晰肥美的臀肉插得凹陷变形。

    干!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两个痴肥如相扑似的巨胖,竟然三明治一般同时奸淫蹂躏着一个女孩玲珑白晰的纤美娇躯!两个胖子那层层肉褶的大肚子就如同装满肥肉的大皮囊,一上一下,完全挤压在女孩赤裸雪白的娇躯上,几乎把女孩全淹没了!

    眼前的一幕清晰异常,不足一米的地方,两个男人黝黑痴肥,如沙发面大的屁股中,就暴露女孩那一截雪白玉润的臀肉和光洁娇柔的大腿根,而女孩最私密,最敏感的两个粉嫩肉洞不但完全暴露着,而且正被两根易拉罐似的肥大鸡巴一上一下牢牢插入其中。

    女孩那本是紧小酥粉,娇嫩万分的肉缝和菊门,全都被不像话的大大撑开着,
彷彿涨满了视线,两个肉洞之间粉嫩光洁的会阴已经被两边的肉棒挤压成了一层肉膜,更是在两个根肥大肉棒交错的抽插中淌满淫液,不住变形,彷彿都快要不堪蹂躏,被贯穿了一般!

    天!女孩那纤美玲珑的娇躯怎么能容下这两个可怕的肉棒呀!而更让我心头大骇的是,那女孩的娇啼声,竟然有几分熟悉!

    真的会是班长么!?不,那个女孩怎么会是班长?不可能,她既不会吸食大麻,也不会同时让两个痴肥男人蹂躏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在这里!

    一定是我偏执的念头在作怪了,那绝不会是班长的。

    我想要看个究竟,可是眼前的隙缝太小,而我的双手又被胶带捆在背后,完全动不了。我把身体靠回一边的墙壁,竭力挣扎着,虽然手腕上的束缚纹丝不动,可是突然有些惊诧的发现,我裤兜里竟然有东西搁痛了我—那是我的钥匙!曹公公把我捆在这里,居然没有把我的东西全搜走!?

    不管怎样,我全力扭着身体,把背后的手勉强伸入了裤兜,拉出了钥匙,然后用上面的瑞士军刀急速的割开了手腕上的束缚,接着,我一把扯开了嘴上的胶带,大口呼吸着,我急速检视着自己的身上—手机和刚刚那个硬盘都不见了,头上的伤口不大,血痕也凝结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过了多久呢?我没有多想,怀着说不出的忐忑和揪心,再次贴上了门,小心推着窗叶,扩大缝隙,凝神向屋里面看着。

    那是个宽大的屋子,虽然和曹公公的房间一般淩乱,但看摆放着髒乱衣物的大沙发,正对着壁柜的超大高清电视,估计应该是主卧室,我的目光不经意的扫向地面,顿时心中感到晴天霹雳似的一震,惊骇的狂潮彷彿瞬间把我吞没了一般—地上那紫色的连衣裙,正是平常班长身上的那一件!

    不!那女孩绝不会是我的班长!我心里疯狂的否认着,可绝望,无奈,震惊,
和痛苦却从我的心底不由控制一般涌出,彷彿岩浆一般灼烧着我的胸腔。

    门外,曹公公刺耳的声音又再次传出,「嗯~~哥~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光顾了肏这个妞了~~好像,「我们这一家」已经开始了~操!~快~嗯~~开电视~」

    「操你妈!~~你也都是高中生了~~还看动画片~~真是个废物~~嗯~~怪不得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嗯~~现在这个姿势,怎么看~~」曹哥嘲笑的低喘着,不过还是缓缓停下了抽插的鸡巴,从床上一堆垃圾中翻出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操你!!~~干!~~还说我,你不是每次都一起看!~~来~~嗯~~换到这边就行了~~不就~看得到了」曹公公随口骂着,然后和曹哥两人就一直把粗大的鸡巴插在女孩雪白的娇躯中,如同抱着成人玩具似的抱着那女孩,在床上扭动着两人全身的肥肉,转动了九十度,变成了侧面对着电视。

    而这样一来,三具交缠赤裸的肉体,就变成了侧面对着壁柜的门,让我把眼前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两个痴肥异常的男子,噁心得彷彿连妓女都不愿碰触,可是现在,令人难以置信,又嫉妒万分,他们正一上一下的紧紧搂抱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臃肿的大肚子肥肉四溢,异常噁心的三明治一般,把女孩那玲珑雪白的赤裸胴体紧紧夹在其中。

    女孩的秀靥美得让人屏息,有着维纳斯般立体英傲的侧影,又含着洛神似的精緻柔美,闪亮动人的大眼,卷长如扇的睫毛,高挺又不失娇俏的瑶鼻,丰润优雅而又鲜嫩诱人的红唇,加上那曲线极美,精緻而俏丽的下颚—真的明艳不可方物,对比着两个胖子丑陋的肥脸,是极度的不和谐,可却又异常刺激!

    那女孩如云如瀑的浓密秀发,柔顺而闪亮,发梢带着微卷,轻轻散在粉背上,
青春中透着妩媚;她一身莹润雪腻的肌肤是那般完美,白晰得如雪莲寒玉,娇嫩得又如羊脂奶蜜,可她那无瑕的娇肤现在却被两个男人的肥肉包裹挤弄,和男人那带着柔毛疹子,黝黑噁心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强烈对比;而她胸前那白嫩丰腴,沉甸甸,颤巍巍的雪峰豪乳更是美不胜收,大如雪兔,圆若熟瓜,挺翘结实又不失肥软酥腻,现在暴殄天物的紧贴磨蹭在男人满是赘肉的大肚皮上,被挤压的不住滚溢变形,让人感到一丝心疼,更多的却是扭曲的强烈兴奋!

    女孩那充满本钱的双峰下,是婀娜紧緻,不堪一握的诱人小蛮腰,可现在,她身后男人那直径快有一米半的大肚子就压在她的腰肢之上,层层的肥肉,让她那盈盈的柳腰不堪重负的弯曲着;也因此,她浑圆饱满的丰臀就更是挺翘,她那白嫩酥软的臀肉就完全被男人的大肚腩压在下面,彷彿每一寸诱人的臀峰,全被男人顶撞享受一般;女孩一双白晰笔直,修长如模特,健美如舞蹈家,看着就让人心跳加速的完美玉腿就大大分开着,弯着光洁的膝头,骑跨在身下男人水床似的一身肥肉上;而她白嫩玲珑,香滑可人的小脚丫,就紧紧蹬着床面,酥橘娴雅的脚趾紧凑在一起,彷彿忍不住敏感娇躯内的刺激,一下下紧收,无比的诱人而淫媚!

    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两根足有男人小臂粗的大肉棒竟然在女孩那浑圆的臀峰,和光洁的腿根间不停进进出出,彷彿魔术似的,一次次没入女孩那纤细雪白的腰身,一下下戳入女孩光洁酥橘,色泽嫩得彷彿看不到的紧小菊门,一记记捣入女孩那粉嫩玲珑,如天赐珍馐似的桃源蜜洞,如同鼓风机一般交错的抽插挺动,直把女孩干得羞憨妩媚,动人心魄的用英文阵阵轻吟。

    「啊啊……啊……你们…坏死了……啊~~啊啊……看电视…都…不放过人家……啊~ 」

    天!!!一切都是近在咫尺,看得如此清晰,女孩那明艳动人,羞得通红的绝美鹅蛋脸就映入眼帘,正是我朝思暮想了一周的班长!

    我只觉得全身都被无数情感冲垮了,天旋地转,身体彷彿处於炙热和极寒之中,震惊,愤懑,悔恨,无助,让我的脑中一片混乱—这一周来,班长真的和曹公公在一起!不单单是曹公公,她竟然被两个痴肥噁心的胖子淫玩了一周!不单单如女佣一般帮男人做饭,还要吞食大麻,一整天被每个男人奸污十几次?
    班长那紧小的肉穴和菊门被两个胖子那吓人的肉棒抽插了这么多次,是不是真的已经被捣大肏松,被蹂躏得如残花败柳一般!

    可恶!我该怎么办!曹公公把我关在这壁柜中又是为了什么?他难道故意要在我眼前凌辱班长么?我现在如果冲出去,就亲手毁了我和班长的一切呀!可是,如果我躲在这里,任由曹公公肏着班长,倘若他把门突然推开,我一样逃不开面对班长的命运啊!

    已经陷入了死局,我该如何是好!?

    我心里痛苦不堪的纠结着,可是门外的曹公公却晃着一身半米厚的肥肉,边看着动画片,边挺动着大鸡巴,享受着班长湿润嫩穴中那娇腻美肉的包裹,然后钳住了班长的雪靥,抬手给了班长一个耳光,大大咧咧的吼着,「操!~~放过你!?~~哼~~你这个婊子!~~今天还没教训你呢~~嗯~~说!~~今天叫你去买食物~~你跑去那里了!?~~你想逃跑么!?~~」

    「啊!~」班长痛叫着,柔荑捂着立刻红肿的面颊,有些迷离的美眸含着泪,
抽咽呻吟着,「唔……人家~啊~~人家没有逃跑……啊~~人家只是……只是想回家看看弟弟……啊唔~~人家都一周没回去了……」

    「操!!~~你这个婊子班长~还敢撒谎!~」曹哥跪在班长身后低吼着,他一手抓揉着班长白晰浑圆的臀峰,一手狠狠抽打着班长的娇柔雪腻的臀肉,同时卖力的在班长紧小的屁眼中抽送着鸡巴,一次次把班长的臀肉挤压变形,又一次次用鸡巴拉出班长菊门内的粉嫩肉膜,粗鲁的质问着,「母狗!~~你今天偷偷在网吧上发什么邮件!?~~嗯?~~哼!~要不是网吧里有熟人~~操!~~否则还真让你得手!~~」

    听着几人的对话,原来今天的邮件是班长发的,可是居然被曹公公网吧的熟人看到了!所以我今天进房间时才会被人袭击!我为什么这么无能?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我辛苦锻炼来的斯巴达般的身体难道就是这么脆弱,轻易地被一个废物胖子敲昏?

    天!我感觉心中剧痛,班长就在我面前被两个痴肥噁心的大胖子一起奸污凌辱着,被两人那肥大吓人的男性生殖器插满了她女孩那最私密娇柔的阴道,和本是排泄用的紧小菊门!可我却做不了什么,只能看着她就连最下贱的妓女还不如,光着雪白的身子,撅着浑圆的屁股,成为了两个冬山市最肥胖最废物男人发泄性欲的工具!

    看着班长被暴力相向的样子,我感觉心里痛如刀割,可是我却不知该怎么办—倘若我现在冲出去,不敢相信班长被两个胖子双插的时候见到我,她会是如何反应;而且,我如果大闹一场,自然会惊动警察,那班长的麻烦就更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呀!

    我感觉无所适从,看着眼前女孩光着雪白的身子,如小母狗一样跪在床上,被两个痴肥到病态的噁心大胖子不断用肥鸡巴抽插着她粉嫩娇小的肉穴和屁眼,我愤懑和怨恨之外,竟然感到异常的兴奋,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抓上自己早就挺立的鸡巴。

    班长扭动着雪白赤裸的娇躯,本能的躲避着曹哥肥手的抽打,可是她不但肉穴和菊门中被男人的肉棒死死的插满,而她娇柔的身子更是被曹哥那估计比她全身还要重的大肚子压着,她的挣扎根本就没有意义,反而她那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挣扎模样,更诱男人欺凌一般。

    她无助的承受着两个胖子肥大的肉棒在她雪白的娇躯内大肆的抽插,全身的冰肌玉骨紧绷哆嗦着,她紧咬着红唇,美眸迷离而散乱,不住娇腻的哀求着,「啊啊~不要……你们不要一起用力……啊啊……不要……不要打了……啊唔~人家只是不想再被你们内射了…唔唔……人家一周没有服药了……被你们这么干……唔唔……会怀孕的……啊~」

    真是干!!

    班长联系我,原来是因为她是真的担心会怀孕呀!她没採取任何避孕措施,每天被这两个胖子淫玩,直接让男人的生殖器插入她的阴道,让男人无数次用精液灌满她的子宫,一周的时间,这两个大胖子真的会把她轮奸成孕呀!

    就算我真的解救了她,可是她却怀上了胖子的孽种,我该怎么办!这顶绿帽子可就是摘不掉了!

    「嘿~~母狗婊子!~~你还怕怀孕~~嗯~~你做班长~~不就是为了找个大肉棒男生~~把你搞大肚子~嗯~~听曹公公说你不但很喜欢小动物还很喜欢小孩子!~操!~~怎么你嫌弃胖子么~~哼~~告诉你~~别看我们胖~~体检的结果~可是说我和曹公公的精子能力超强的呢!~~哈哈~~你不要避孕了~~搞不好,你这小肚子里,已经怀上呢!~~」曹哥得意的吼着,跪在班长身后挺动着肥腰,鸡巴大力抽插着班长娇嫩的屁眼,同时故意钳住班长纤细的蛮腰,肥手不怀好意的抚摸着班长光滑紧凑的小腹。

    「唔唔……不!~人家不要……人家……是叶麟的……你们把人家的肚子弄大……唔啊……人家怎么向叶麟交待……啊……不要……人家已经被你们玩了一周了……唔唔……放人家回去一段好吗……唔……人家之后会回来的……再主动给你们肏好么……唔唔……」

    班长幽怨而又妩媚的哀求着,她玲珑雪白的娇躯彷彿肥肉海洋中的小舟,在两个痴肥胖子越发落力的抽插下不住颤抖摇晃,她嫩藕似的玉臂无助的推搡着,肉嘟嘟的小脚丫痴缠的轻踢着,可她娇软的玉体根本无法摆脱两个几百斤男人的控制。

    反而,在大麻缓慢的作用下,她美艳的俏脸越发晕红,大大的美眸更是迷离,
男人两条易拉罐似的肥鸡巴不住抽插,带来的撑涨和痛楚彷彿令她敏感娇柔的膣穴和紧小异常的直肠不堪採撷,激起了异常的酥痒,汁水越流越多。

    班长丰腴饱满的雪臀好似忍受不住刺激,迎奉的轻摆着,修长白晰的双臀簌簌轻抖着,她两个娇小的肉洞被两根粗大的男性生殖器一次次撑开,就彷彿两个不住变形的粉色橡皮圈,粘稠湿滑的淫液被股股捣出,发出「噗嗤!~~噗嗤!~~噗嗤嗤!~~」淫靡不堪的插肉声,她娇躯如雪的肌肤更是泛起染樱似的粉红,展示着抑制不住的春情和兴奋。

    「哼~~怕什么~~班长~~你肚子大了~就和叶麟干一炮,然后告诉叶麟是他的种!~~嘿嘿~~他搞不好开心的想当爸爸呢~~嗯~~你还说「不要」
    ~~你骚屄里都湿得如奶昔~~里边的浪肉还一下下夹我的大鸡巴~~还装圣女么!~嗯~操!~~都肏了你一周了~~还不懂规矩!~」

    曹公公一脸坏笑的低吼着,面对班长的哀求他毫不怜惜,大力拱着肥腿,把粗大的肉棒向上狠狠的往班长粉嫩的肉穴中深深的顶着,更是毫无顾忌,抬起手,「啪!~啪!~啪!」几声,正反抽打着班长那美艳动人的俏脸,立时把班长两侧无瑕的雪靥打得全红肿起来。

    可恶!看着班长被痴肥下流的曹公公打得秀发飘散,娇呼痛叫,我气得全身发抖,可眼前这种情形,我又不能冲出门去呀!

    「啊!~啊!!~啊唔!」班长撕心裂肺的痛叫着,彷彿被曹公公掌掴得晕眩一般,紧闭起淌着泪水的美眸,蜷首无力的靠向曹公公满是肥肉的胸前,顺从的啜泣着,「唔唔……人家错了……唔……曹公公……曹哥……两个好老公……啊……用力肏人家……用你们两人的大鸡巴肏人家……唔唔……把人家的肚子干大……唔唔……唔……」

    「嘿~~这就对了~~这才是个体恤男生需求的好班长好女孩~嗯~~在我们看电视的时候~~你就好好服侍我们的鸡巴~~嗯~知道么~~这样你就少受点苦~听到没有~~嗯~~以后~你要是再敢乱跑~~哼~~这一周来~你被我们肏的照片,就都发给你的叶麟~~嗯~~看他还会不会爱你这个小母狗!~~」
    曹公公威胁的说着,双手压在脑后,转过头,看着电视上的动画,躺在床上得意的挺着鸡巴。

    这一周的凌辱和奸淫似乎早就把班长的反抗消磨殆尽,面对曹公公的威胁和暴力,她就轻易的顺从了,迎奉着男人的抽插,她美艳的俏脸虽然已经被打得红肿不堪,挂着晶莹的泪痕,但是无奈和耻辱却全隐藏在了美眸中,而她秀靥上,只留下一副妩媚娇羞的诱人表情。

    她贝齿轻咬着下唇,主动的轻晃着雪白的娇躯,用酥软滑腻的白晰乳肉主动的厮磨起曹公公的大肚子,配合得轻撅着浑圆玉润的粉臀,让两个男人的鸡巴一次次更夸张的撑开她粉嫩紧小的肉穴和菊门,顺畅的深入她的娇躯,而她更是含着抽咽,妩媚无助的轻哼呻吟起来。

    「啊……人家的好老公……啊啊……人家……人家才不会乱跑呢……啊唔……人家最喜欢你们的大鸡巴了……唔……唔……人家知道……你们最喜欢看电视时肏人家了……啊唔……喜欢人家的骚屄和屁眼么……啊啊……里面……都被你们插满了呢……」

    「嘿嘿~~我就喜欢你这个骚样~~真是个下贱的母狗~」曹哥满是鬍子的大嘴笑着,他痴肥似肉墙的身体跪在班长身后,双手抓在班长细滑白嫩的饱满臀丘上,大力抓揉着班长那肥美丰腴又极富弹性的雪白臀肉,用粗大硬涨的鸡巴一下下大力的把班长的屁眼插弄得不住翻出粉嫩的腔内肉壁,不停捣出湿濡的肠液,看着一旁的电视,又无所事事对曹公公说道,「嘿~~这一集太搞笑了~~嗯~~那个好学生,竟然是个小偷~~嘿~~竟然偷错了东西~~」

    「哥!~~这个编剧太厉害~~嗯~~C 国的教育就是这么愚蠢~~嗯~~
优秀好学生又有个屁用~~」曹公公一身肥肉躺在床上看着电视,愤世嫉俗的低吼着,同时双手随意的揉搓着班长胸前那乳量惊人的白晰豪乳,肥大的鸡巴向上一次次抽插着班长汁水丰沛的粉嫩肉穴,向班长下流的说道,「嗯~~是不是?
    ~~班长~嗯~你这个模范好学生~~嗯~~女人学习有什么用?~~不还是给男人肏~~给男人生孩子的工具~~是不是?~~小骚货~~」

    两团噁心而巨大的肥肉挤压蹂躏着班长光洁雪白的完美胴体,两根粗大如矿泉水瓶似的黝黑肥鸡巴不停在她娇嫩紧凑,火热湿濡的阴道和直肠内急速进出,在两个男人的撞击下,班长不住轻摇的雪白娇躯,虽然她无助的呻吟声还带着哭腔,可是她娇躯内抑制不住的快感却让她白晰的肌肤泛起桃花似的淫艳晕红。
    「啊唔……曹公公…好老公……唔…你说的对…人家就是模范学生……啊啊…人家就喜欢被你的大鸡巴肏……唔唔…人家就是让男人肏的…骚货……啊唔…」
    曹哥屁股耸动,卖力的用大鸡巴抽插着班长娇柔幽曲的直肠,一下下撑涨着班长粉橘紧小的屁眼,抚弄着班长光润雪腻的粉背,嘲弄似的喘着粗气,「哦~~班长~听曹公公说你是班里的优秀学生~~嗯~~没想到~~你还是模范学生那~~嗯~~以前在高中就想肏你们这些趾高气扬的高中女生了~~呵呵!~~听说你还提前学过高中的知识,说说你看过什么书~~嗯~~」

    班长四肢着地,光着雪白动人的身子,小母犬似的跪在床上,被两个痴肥的大胖子三明治似的夹在中央,可是面对两个男人肥鸡巴的不停奸污凌辱,她却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好似痴迷似的半闭着闪亮的美眸,一条藕臂向后揽抱着曹哥的大肚子,一只柔荑好似爱怜的抓着曹公公的肥肩膀,红润的小舌舔弄挑逗着曹公公乾瘪多毛的乳头,羞憨幽怨的婉转娇啼着。

    「啊啊……你…坏死了…啊…一边欺负人家……啊…还要让人家说这些…」
    「嘿嘿~~快说~~好学生~~嗯~~你三个骚肉洞都被我们肏遍了~~还害什么羞?~~」曹哥挺动着鸡巴,抽戳着班长的屁眼,随手「啪!」

    的一声,彷彿骑马似的在班长挺翘丰满的粉臀上打了一记。

    「啊!~~」班长痛楚而妩媚的娇吟着,然后蹙着黛眉,咬着红唇,一边波浪似的扭动着纤细的柳腰,抛甩着白晰浑圆的丰臀,用湿淫不堪的雪白腿根迎奉吞吐着两根男人的肥鸡巴,一边娇痴动人的轻吟着,「啊……人家…人家看过「微积分」…啊……疼……「博弈论」…啊…你插得太深了…啊唔……

    「宏观……经济学」…啊…天…啊…还有「人力资源」…啊…别…好深啊……

    还有的十几本书…唔…人家记不清了嘛……啊啊……」

    「嘿~~你这个小母狗还真厉害~~嗯~居然可以看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嗯~屁眼肏起了还这么爽~真是个极品呀~~嗯~~你们这种漂亮妞~~平常都做些什么?~~嗯~~是不是~就是逛街~~然后在微信上找男人肏你们呀~~」
    曹哥弯着肥大的身体,满是赘肉的肚子全压在班长光润白晰的裸背上,摇着噁心的肥腰,用大鸡巴继续捣着班长那被撑得夸张的粉橘屁眼,下流的问着。
    「啊…人家才没有…用微信鬼混呢…唔啊…人家下课后…啊…都是在给班主任…报告…啊啊…痛…啊…然后…陪…陪在叶麟身边…啊…别…唔啊……」班长无奈而娇痴的呻吟着,一双白嫩的藕臂无力似是排拒似是爱抚的厮磨着两个大胖子的身体,撅着她那浑圆雪润的粉臀,承受着两个胖子肥鸡巴在她雪白腿根的交错抽插。

    「嗯~小荡妇~~你又撒谎了吧~~嘿~~你和郑唯尊在一起时~~啊嗯~可不是这样呀~~嘿嘿~~那时候~郑唯尊天天带你去开房~有时候还用你手机微信随机抽奖约炮~让你卖淫价格还挺高的~嗯~~又是春药又是大麻的~嗯~然后~就让郑唯尊在厕所里把你肏个一塌糊涂~~嘿~怎么?~以为胖子就没用微信约过炮~就什么都不知道么~」曹公公躺在床上嘲弄的说着,大鸡巴卖力的一次次向上耸动着,把班长火热湿腻的阴道捣出股股淫水,同时抓着班长那丰硕浑圆的35E 雪乳,大口吸吮着。

    「啊…那时候…。不是…。唔啊……那时候…啊嗯…人家是被郑唯尊强拉去的…啊…你不要那么用力…啊…弄坏人家了…」班长半闭着迷离的美眸,白晰的肌肤上覆着薄薄的汗渍,边承受着两个巨胖的大鸡巴在她肉穴和屁眼中的抽插,边勉强娇吟回答着。

    「嗯嗯~~果然是个小荡妇~~嗯~说什么强拉反正就是被男人肏卖淫~~嗯~~看你这大屁股就知道~你是个骚货妓女~嗯~~你散心的时候就不知道看看「我们这一家」~嗯~~对了~小妞~~你有没有看过「星球大战」~~」曹哥有节奏的挺动着陪屁股,抽插着班长紧小的屁眼,然后从床上的垃圾中翻出了一带薯片,直起腰,边吃边扭头看着电视,随口问着。

    「…啊…你讨厌……还要问人家……啊唔……好像…以前看过的…啊…在我家…还陪叶麟看过…唔啊…」班长跪伏的雪白娇躯轻晃着,娇羞的颔着蜷首,妩媚的呻吟回答着。

    「嘿~~小骚货~你也看过~嗯~都看过么?~~前传和正传?~嗯~~」
    曹公公一下下挺动着肥鸡巴,抚摸把玩着班长光洁白晰的大腿,听到感兴趣的话题,他小眼放光的问着。

    「…啊…唔…人家…人家记不清了…啊…好像…都…都看过呢…啊唔…」
    班长微蹙着柳眉,扭着柳腰,迎奉的让两根肥鸡巴更深入的抽戳她汁水四溢的腿根,娇腻的轻啼着。

    「嘿~~那后面的一集你喜欢么?~~嗯~~就是阿纳金变坏~嗯嗯~屠杀~~绝地武士~~嗯~~这一集是我最喜欢的~嗯~你最喜欢~~哪一集?」
    曹哥兴奋的问着,边喘着粗气,边吃着薯片,同时不忘一下下拱着沙发般大的肥屁股,用他那根硬挺的肥鸡巴享用玩弄着班长滑腻紧箍的小屁眼。

    「啊唔……人家…人家记不清了…啊…人家…不喜欢这一集…太暴力了…
    啊啊…人家喜欢…前面…恋爱的故事…唔…」班长如云的秀发散落着,雪白的娇躯被两团噁心的肥肉紧夹在中央,她白晰丰腴的诱人粉臀下流的高高撅起,被两个胖子粗大的鸡巴一下下插弄得不住变形,她湿濡的肉穴和屁眼一次次被「噗哧~噗哧~噗哧噗哧~」捣出股股淫液肠液的同时,她还要娇羞而又无奈的回答着胖子那无聊的问题。

    「嘿~~真是小妞的观点~~嗯~那一集多无聊呀~~嗯~~下个周末~嗯~~我爸说冬山市中心有个动漫展~~我和曹公公要去呢~~嗯~~听说你会跳艳舞~~正好带上你~嗯~~让你Cosplay 女超人~~嘿嘿~你穿上那三点舞裙
~一定又淫荡又性感~~」曹哥双手丢下薯片,油腻的大手抓揉上班长那丰腴肥软,又不失结实弹手的白皙屁股蛋,低头看着他粗大的肉棒一下下塞入班长那粉嫩娇小的屁眼,得意的说着。

    「啊啊…可是…人家…唔……」班长撅着娇俏肥美的粉臀,美眸迷离,咬着樱唇,好似为难的轻吟着,可是一阵迟疑,她又顺从的用玉手向后抚摸着曹哥兹满是绒毛的肥腿,娇腻的莺啼起来,「啊唔…好老公…人家…都听你们的…啊…只要你们的大鸡巴肏人家…啊啊…去那里都好…」

    「嗯~~~~终於学乖了~~嘿~班长~明天你打算做些什么吃呀?~嗯~这两天的菜不错~~不过都有些吃腻了~嗯~」曹公公扭头看着电视,边抓揉着班长那一手根本无法掌握的雪腻豪乳,挺动着他粗大的鸡巴,边继续问道。
    曹公公和曹哥就这样边看着电视,边吃着薯片,就边和班长聊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题,食物,星战,游戏,政治等等;而同时,他们两人那一身肥肉就一直紧紧挤压着班长那雪白赤裸的玲珑胴体,而他们两人那粗大的肥鸡巴就一直没离开班长美艳的娇躯,就这样一边抽插奸污着班长那粉嫩娇柔的肉穴和屁眼,一边把班长当作玩具和女奴似的和她聊着天!

    看着班长那明媚动人,宛如仙女的绝世玉容,再看着曹公公和曹哥那丑陋臃肿的肥脸;看着班长那亭亭玉立,曲线优美的雪白玉体,再看着她被夹在两团肥肉中,被两根噁心疣节的粗大鸡巴插得她粉嫩紧小的肉穴和屁眼一片湿淫狼籍;听着两根粗大肉棒在班长光洁白晰的腿根捣出的那「噗哧!~噗哧!~」

    声,听着班长臀峰耻丘在两个巨胖胯间撞出的「啪!~啪!~」声,再听着班长一边忍不住娇喘,一边和两个冬山市最痴肥的胖子宅男讨论着什么科幻什么
星战!

    干!这异样而强烈的对比,让我感到异常的懊恼,火烧一般的愤懑,更可恶的是,这一周中,搞不好他们天天都是如此玩弄班长的!可是说不出为什么,我手中的鸡巴却越发涨硬!

    足足半个多小时,曹公公和曹哥就看着电视,胡乱的和班长聊着天,同时把大鸡巴插在班长的肉穴和屁眼中,3P双插的享用着班长那雪嫩迷人的娇躯,我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阻止,也不知道这样的淫戏要持续多久,只能又是自责又是无奈的揉搓着自己的鸡巴。

    我正全神贯注的窥视着屋内,可突然,「嘭!」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这意外让我心里倏地一惊,可更令我诧异的是,在房子上演淫靡3P交媾的男女竟然毫不为所动,班长也是毫不在意,依旧伏在曹公公身上轻喘娇吟着!

    我看向门口,「轰!」只感觉脑中一震,胸口彷彿被大锤猛击一般—门口竟然出现了一个痴肥的中年男子,正是曹公公老爸——曹导演!

    曹导演个头不高,一米七的样子,脸又圆又大,虽然还看得出白人分明的棱角,但是却已经被噁心的肉褶盖过。他年纪五十来岁的样子,稀疏的淡黄色头发有些秃顶,梳理成还算考究的背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倘若有适中的身材,整齐的西装,也许到像个银行家的样子,可是他的身体痴肥的过分,彷彿比门都要宽,甚至比曹公公的肚子还要臃肿,而他就穿着一件肮髒肥大的白色男士背心,一条宽大的灰色裤衩,露着他满是黄色绒毛,带着紫红疹子,泛着丑陋粉白的臃肿肥肉,显得的无比猥琐噁心。

    他看到房间中那扭曲淫靡的一幕,丝毫没有惊讶,反而不耐烦似的,一把将手中的塑料袋丢在地上,气喘吁吁的挪到电视前,一把关上了电视,不满的低吼着,「操!~~你们这两个废物!多大还在看动画?~~呼~~而且,我去买这些东西~呼~你们就在这里享受?」

    曹公公倒是也不惊慌,稍稍减慢了鸡巴在班长肉穴中抽插的速度,抱怨似的说道,「爸~~你还想怎么样?~~~这个可是我的妞~~算是我的性奴隶~~嗯~~前几天~一直给你肏就不错了~~」

    「你个小混蛋~呼~~~操!~~什么性奴?~~不知道为什么你班班长会主动做你这个废物的性奴~~呼~~还像个雏妓让我们操~还真水灵~呼~~再说~玩这个小妞,我又不是没给你钱~这是这周的五千~好了吧~~操~~贪财的小混蛋~」曹导演喘着气,骂骂咧咧的,把几张纸币丢在了电视桌上,然后两三下就拉掉了大裤衩,露出了下垂的软鸡巴。

    「哼~~操!~~从我妈和别的男人跑之后,你每个月不都把钱花在妓女身上~~嗯~~现在钱变成给我~让你肏这个又嫩又美的小妞~嗯~~你还不满意?
    ~~早跟你说过~~这个是我们青姿高中的校花美女~~嗯~~多少男人想肏呢~~」曹公公边说着,边用手钳住班长的雪腮,把班长的俏脸扭向床外,彷彿验货似的展示给他老爸,曹导演看似的。

    「不许再说这件事了!~你这个小混蛋!~呼呼~~不多说了」曹导演扒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着他那身噁心粉白的肥肉,把床压得「咯吱」响的站上了床,分开腿站在了班长对面,对着曹哥继续说道,「~~呵呵!~不管你是校花美女啥的~~不都是出卖肉洞的婊子~~嘿~~能肏就行~~是不是~?」

    「嘿~~曹导演~~我可不知道呀~~嗯~~这个小妞骚屄和屁眼可棒极了~~嗯~~以前~我可只肏过充气娃娃和大妈级的妓女~~嗯~~这个美女班长,身材可是爽歪歪级别的~嗯~你看这小妞的大屁股~~又白又嫩的~~跟牛奶泡过似的~~肏起来爽歪了~~」曹哥舔着大嘴,得意的笑着,双手贪婪的抓揉着班长丰腴腰臀上的白晰嫩肉,放肆的抽插着班长那紧小粉橘的屁眼。

    「操!~~~你就这样被收买了?~~一个小妞就让你站到你弟弟的阵营,帮他说话了?~小混蛋!~哼~~不管怎么样~没想到还有和自己两个儿子一起肏一个小妞的日子~~嘿嘿~~这几天可真刺激~~嗯~~这两个儿子没白养~~」曹导演谩骂的说着,双手捋着班长的秀发,把班长的散乱的头发马尾似的抓在班长脑后,然后挺着肥大的屁股,毫不费力的把鸡巴塞入了班长的檀口。
    班长彷彿已经陷入了痴迷,又或早就适应了这一切似的,丝毫没有挣扎,就灵活的用檀口吞吐起曹导演那肥软的白色鸡巴,一只白晰的纤纤玉手同时抓揉着曹导演腿根的卵蛋,甚至按摩着曹导演的屁眼,含着那肉棒的同时含混的娇吟着,「唔唔……好爹地…啊…喜欢吗…喜欢人家这样吃你的大鸡巴么……唔啊……快点…变大…唔…然后和你两个好儿子一起……嗯…用大鸡巴肏人家…插满人家每个肉洞……唔唔…」

    在班长那撩人细腻的服侍下,转眼,曹导演的白鸡巴就在班长的檀口中胀大挺硬—也许真的是血统,片刻那肥软的肉桿就变成了一根大约二十厘米,虽然比曹公公那鸡巴小上了一圈,但也是几乎快有易拉罐一般粗大的吓人白色肉棒。
    就在我眼前,这三个男人,这一家都是痴肥的胖子,就光着那加在一起足有半吨重的肥肉,把班长那雪白赤裸,玲珑凸浮的完美娇躯夹在了之中;三根胖子的粗大肉棒,就插满了我心爱女孩的檀口,嫩穴和菊门,开始一起抽插她身上那三个湿濡迷人的娇嫩肉洞;更不敢让人相信的是,这样异常淫秽的一幕,也许已经发生了一周,这父子三人,已经无数次的把浓浓的精液射入了我喜欢的女孩娇躯的深处,甚至已经把她轮奸成孕……

    ***    ***    ***    ***

    夜晚也不知是到了几点,在拥挤不堪,贫民窟一般的旧城区,一栋破旧小楼的二层,堆满垃圾,纸屑,髒衣服,和食物残渣的房间,淫秽异常的4P交媾表演却越演越烈。

    不透风的屋中,空气变得湿热而沉闷,混杂着垃圾的怪味,男人的汗臭味,女孩身子淡淡的香味,以及男女交合,淫液搅拌散发的腥味,让人感到不适,而又不禁气血翻涌。

    在屋中那张巨大的床上,三个就算是在平常生活中女性备受歧视的痴肥大胖子,正光着让人反胃的全身赘肉,紧紧围着一个全身一丝不挂,明艳动人,冰肌雪肤的妙龄少女,让人更加难以相信的是,这三个痴肥的男人就挺着粗大异常的肥鸡巴,把肉棒恣意在女孩红润的檀口,粉嫩的肉穴,和紧小的菊门中不住抽插,在一片水滋滋,粘滑湿淫的汗迹淫液之中,一同奸淫蹂躏着那青春靓丽的女孩。
    我就躲在一旁的壁柜中,近在咫尺的看着眼前这奇淫火热的4P成人现场,可
让我揪心的是,那正被三个痴肥胖子大鸡巴一同抽插的女孩就是我喜欢的娴雅温柔,美艳出众的女孩,班长!

    班长那娇柔白嫩的身子会不会被这三个胖子压坏?那三根肥大吓人的肉棒会不会真的把她身上三个粉嫩的肉洞捣松?班长这周来如果真的天天被奸淫,她是不是已经怀孕了呢?想着这些,我又心痛又愤懑,可是却又异常兴奋,不敢眨眼似的,紧盯着门外的一幕,揉搓着自己的鸡巴。

    这场淫宴又已经足足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在渐渐起效的大麻,和三个几百斤重的胖子用粗大异常的肥鸡巴围攻之下,那平日蕙质兰心,娇羞靦腆的班长已经被干得娇痴迷离,淫液横流,早已经攀上了几个高潮。

    那三个噁心的大胖子也似乎快到了临界,正加速用粗大的肉棒捣着班长身上的三个肉洞,开始发动着总攻。

    曹导演分着满是噁心粉白肥肉的粗腿,沙发大的屁股靠在床头的木栏上,一手抓着班长顺滑的秀发,一手贪婪的抚弄着班长的粉颈香肩,同时把他那个粗大的肥鸡巴狠狠插在班长的檀口中猛捣着,低喘着粗吼着,「嗯~操!~~下贱的母狗~~嗯啊~~对~吃我的鸡巴~把我的鸡巴全吞下去~~嗯~就是这样~太棒了~~~嗯~你们这些下贱的母狗~~天生就是婊子~嗯~~对~更深一些~~」

    曹公公那根鸡巴肥得吓人,可现在竟然完全插入了班长那娇巧动人的檀口,把班长红艳的樱唇大大的撑开,简直都要把班长的下颌骨撑得脱臼一般,而他那二十公分的大肉桿每次抽插就完全没入班长的双唇,直到他满是棕色毛发的肥胖胯间紧紧贴上班长的雪颊,根本就一半都插入了班长的食道,在班长敏感的喉头间急速抽送。

    班长平日的娴雅矜持已经被蹂躏得丝毫不剩,她被这大肉棒塞满喉咙,已经几乎喘不过气来,美艳的俏脸被憋得通红,颀美的雪颈更是被里面男人的龟头和肉棒撑大,而班长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竭力分着檀口,仰着蜷首,紧蹙着柳眉,任由眼泪不住涌溢出美眸和瑶鼻,呛出的唾液和胃液狼籍的流满雪腮。
    她一下下被迫吞入着男人那粗大吓人的白鸡巴,痛苦不堪的呜咽哀求着,「唔唔唔~别~啊~受不了~唔唔唔~唔啊~人家~不~唔唔~不能~呼吸了~唔唔唔~~别~唔~」

    而曹公公半米厚的肥肉躺在床上不住晃动,他双手钳住班长那丰腴雪峰的乳根,放肆的挤弄摇晃着,把班长那乳量惊人的白晰乳肉晃出一片片乳波乳浪,同时挺动着他宝特瓶般的肥鸡巴,用尽全身的力气似的,每一记抽插都连根没入,把班长那已经被插弄得有些红肿的娇嫩肉穴撑涨成夸张的正圆,榨出更多淫水,享受着被那紧窄火热的肉壁肉膜紧箍猛刮,再一下撞开女孩娇嫩禁闭的子宫颈,感受着插入那火热幽深之处的强烈刺激,病猪似的哼哼着。

    「嗯嗯~~班长~小荡妇~嗯嗯~~你的骚屄太棒了~~嗯嗯~又湿又紧~还会自己夹~~你真是天生的婊子~~嗯嗯~~肏了一周还是这么棒~~啊啊嗯~我的大鸡巴都插到你的子宫里了~~嗯~~你的骚屄吸的我太爽了~~嗯嗯~~夹死我了~~~嗯嗯~~操!~~」

    曹哥就跪在班长身后,肥大的肚子彷彿比班长纤细的腰肢宽上数倍,全噁心的压在班长光洁的粉背上,曹哥就双手牢牢抓着班长白嫩丰腴的腰股,揉搓着班长那柔中带劲的滑腻臀肉。

    他一次次直插入底的把他那根硬涨粗长的吓人性器狠狠刺入班长娇柔酥橘的屁眼,大大的撑开那一曲娇软的嫩肉,插满班长紧窄幽曲的直肠,把班长雪白的臀丘挤压的凹陷变形,再一次次猛地拔出那粗大的肉桿,带出一截紧箍在上面的粉嫩肉膜,把班长那本是光洁紧小的屁眼拉得凸出臀缝。

    他低着头,享受的看着自己的鸡巴大肆蹂躏着女孩本不是性器的娇嫩肉孔,下流的低吼着,「嗯嗯~~你这下流的母狗~~嗯!~~在高中里穿得人模人样的~都不正眼看我这宅男~~嗯嗯~现在~现在还不是光着大屁股~被我肏屁眼~操!~~太棒了!~~~嗯嗯~~看你这骚屁眼~已经被我肏得这么大了~~嗯嗯!~看你以后还怎么装淑女~~看你怎么和你未来男朋友交代~~~嗯嗯~~操!~母狗~看我把你的屁眼肏烂~~嗯嗯~~~~」

    湿滑粘稠的淫水在班长的阴道中被曹公公的大鸡巴不住捣动摩擦得更热更浓,
一次次被挤出肉穴膣腔,又粘连在曹哥的鸡巴上,一下下捣入她的屁眼,淫液浆水早就流满了她雪白的腿根,溅满了她丰挺的雪臀,更是把曹公公和曹哥两人那痴肥的肚子和胯间也弄得一片湿淫粘滑,而三人的胯间就在一片狼籍泥泞之中不住撞击,两个痴肥男人的肥鸡巴就在班长的膣穴和直肠中不住搅拌,气泡白沫不住从班长腿根两个肉洞中被捣出,伴随着一片「噗滋!~~噗滋!

    ~~噗滋滋!~~」「啪啪!~~啪!~~啪啪!~~」在黏液中肉挤肉,肉拍肉的糜烂声响,那场面真是淫秽不堪到了极点。

    三个加在一起足有半吨多重的可以说是冬山市最痴肥的男人们就彷彿抱着肉偶玩具一般抱着班长赤裸雪白的完美娇躯,发泄着下流的肉欲,用三个大鸡巴一同抽插着班长身上娇嫩的三个肉洞,三个巨胖又抽插了几百下,终於抵禦不住肉棒上女孩美肉粘膜那火热紧箍的刺激,三人的肥肉几乎一同哆嗦抽搐起来,他们把粗大的肉棒死命的挤入班长的食道,直肠,和膣穴深处的子宫,三对卵蛋交错紧收着,把浓浓的火热精液猛地灌入了班长娇躯的最深处!

    三个痴肥的胖子脸上满是扭曲的极乐表情,杀猪一般的交错吼着,「啊嗯嗯!!
~操!~~干死你~~你这母狗~~嗯嗯!!~看我用精液把你的肚子灌满!!~~啊嗯嗯!!~把你的肚子干大!~嗯嗯!~~~灌满你的小屁眼!

    ~嗯嗯!!~~嗯嗯啊啊!!!~~」

    在迷乱,痛楚,和强烈的刺激之下,班长小母犬似的跪在床上,雪白敏感的娇躯就被紧紧压在三团巨大的肥肉之中,三股烫热的精液同时在她娇躯深处迸发,屈辱伴随着快感让她也瞬间被肏上了肉欲的巅峰,她满是泪花的美眸圆睁着,向上无助的翻白,精液,唾液,和泪水不住涌出她的嘴角,呛出她的瑶鼻,狼籍的流满她美艳的雪腮,衬着她红嫩的樱唇,更显得淫艳不堪。

    她全身的冰肌雪肤抑制不住的强烈颤抖哆嗦着,她嫩藕段似的玉臂无助的抱着身下男人臃肿的肚腩,纤美的柔荑死死抓着男人的肥胳膊,她雪白浑圆的臀丘和光润优美的大腿簌簌的紧绷着,一下下把男人的精液挤出屁眼,混着淫液喷出肉穴,她修长纤细的小腿在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中微颤着抬离了床面,肉鼓鼓,白嫩嫩的小脚丫痴缠的紧绷着,在半空中轻晃,她被插满一根大肉棒的秀口中更是爆发出一阵高亢而淫媚的呓语娇啼,「啊啊唔!~~天!~~嗷唔唔!~~受不了~~啊啊!~~被弄坏了!~~啊嗷!!~~要死了~烫死人家了!~唔啊啊啊啊啊!!!~~~」

    就在眼前,看着班长被三个噁心痴肥的胖子把她三个肉体同时灌满精液,一同把她肏得泻身,我心里又疼,又闷,可是这异常淫靡的一幕,又让我感到兴奋异常,精关一松,鸡巴也在手中狂喷了出来……

    看着班长俏脸泛着高潮后的余韵,挂着狼籍的精斑,带着乾涸的泪痕,那又是淫艳下贱,又是楚楚动人的模样,我又是心痛,又是担心,这三个胖子体重加在一起都有班长十几倍重,如此着猛烈的蹂躏班长那娇嫩的胴体,会不会把班长压得皮破骨碎,玉殒香消呀!

    可是我躲在壁柜中,又不知该怎么办。出去,不知道会面对什么;而不出去,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曹公公揭露—已经被困在这里,我和班长之间的感情已经逃避不了被粉碎的命运了,面对班长时,我该说些什么呢?

    我揪心的思索着,半晌,门外传出班长轻轻的娇吟声,她已经挣扎的从曹公公
身上爬了起来。

    可是,让我不敢相信,班长那美绝尘寰的俏脸上竟然没有了半点刚刚的幽怨和痛苦,只剩下粉晕的桃红,和痴迷冶艳的媚笑,她盈盈的眼眸猫咪似的慵懒的半闭着,放射着流转撩人的神采,她编贝似的皓齿轻轻咬着红润饱满的下唇,唇角微翘,显得又是娇憨又是放荡,而她更是赤裸着雪白的娇躯,风情万种的跪在床上,主动而温柔的轮流抓起三个胖子软小的肉棒,伸出丁香小舌,巨细靡遗的舔弄着,把上面残留的精液淫水全吞入口中,软腻骚媚的轻吟着,「啊……三个好老公……你们好厉害……啊…刚刚用大鸡巴…把人家肏得好舒服……啊……再来嘛……人家肉洞里面还痒痒的呢……啊嗯……继续肏人家嘛……」

    干!即使知道有大麻的作用,但我也不敢相信,班长竟然会有如此放荡的一面,竟然会沉溺於肉欲,刚刚被三个男人蹂躏内射之后,就主动向这三个噁心的大胖子撒娇求欢,求他们再次用大鸡巴肏她!

    可恶!平常班长可是一个最爱干净的女孩子,可现在,她竟然主动用嘴舔吮着三个痴肥胖子那污秽狼籍的肉棒,发骚的求他们继续肏她!

    妈的!这个淫荡的骚货!就真的喜欢被男人们的大鸡巴肏么!?我心里气恼得如被火热灼烧,可是恨恨的暗骂着同时,看着班长撅着雪白的屁股,舔弄着男人肥鸡巴的骚样,我的下身却也抑制不住感到有些抬头。

    曹哥挪动着肥大黝黑的一身肥肉,躺在了曹公公身边,亮着软小的鸡巴,大嘴坏笑着,「嘿~看这小妞这骚样~~大麻的劲头上来了~~嗯~~对~~好好舔~~舔大了就再满足你~小母狗~~」

    曹导演并排的躺在曹公公另一旁,指着地上的塑料袋,下流的说着,「小母狗~~里面有我买的「好东西」~~嗯~~快去拿出来~~让我们好好玩玩~~」
    班长星美迷离妩媚,光着雪白的身子,趴在床边,拾起了地上的塑料袋,倒出了里面所谓的「好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瓶瓶大小如苏打水,包装鲜艳露骨的口交液!

    干!这一家噁心的胖子,真的是要变着花样玩弄班长呀!

    可更让我气苦的是,班长没有任何迟疑,就一副娇痴诱人的模样咬着唇角,主动的拧开了一瓶,把粉红似乎带着草莓口味的液体倒在三个胖子肥大的胯下,美眸妩媚的瞥着男人,撒娇似的轻嗔着,「啊…你们坏死了…买了这么下流的东西……啊…你们想人家怎么样嘛…」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