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2之后)(01-05 完)【作者:1174869821】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2之后)(01-05 完)【作者:1174869821】
字数:98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写之前先说些题外话,收养前期真心是神作。但是二绿真的毁书,明明前面说的很好女主那么爱男主。后面仅仅二十天就能放弃男主跟小黑买房子住同居,这个真心不能接受。

  正文。

                 1

           接172可心跟小黑出门以后

  看着本田雅阁开出小区,带走的不仅仅是我的妻子,更是我一颗已经碎了的心。我走到楼下,开着破面包车到了我的出租屋,打开了监控。发现就可心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浴室的灯是亮着的,估计是哪个男人吧。我拿起电话打给可心,那个神祕的男人从浴室里面披着浴巾边擦头发边走出来,我定神一看,那不是思建还是谁。他不是已经回美国去了,何时又折返回来的?

  依此推论当时在四合院外面碰到的那对男女不就是可心与思建。一时之间我感觉到我好像是一个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间的人,思建的出现简直视出乎我意料之外,原本要对可心骂出口的话因为我的错愕瞬间消逝。

  「老公、老公,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出了甚么事吗?你怎么了………你说话阿!!」

  我耳边想起可心充满关怀的声音,此时的我若非是看到监控画面出现的一幕,我应该会被可心彻底的愚弄吧。此时看着监控画面中可心充满急切、惊恐却又关怀着我的安危的表情,我只觉得噁心与丑陋,听着他的声音让我感到头痛欲裂,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爱啊。这一刻我没有了愤怒。突然平静了下来,就是怒极以后得安静。我没有拆穿也没有说什么。「你在那里?」

  「我在家里啊,老公,准备睡觉了」「真的在家里吗?」我看到监控里的可心眼里变得恐惧。我也没有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直接关机,可心在我挂断电话以后还一直在哪里叫我,听到我挂断的声音马上又给我打了过来,听到的是关机的声音。

  可心眼里的恐惧更浓了。站起来对思建说到,「他打电话来了,语气不对,我要回家看看」说完转身还摸了一下思建的鸡巴。看到她这个动作我感觉真的好恶心……我决定了,我要报复,报复这对狗男女,报复这个婊子。对没错,就是婊子,她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婊子,所有都是骗人的,什么爱我。哈哈……突然感觉嘴边传来咸咸的味道,伸手摸了摸。泪水就像是断了线一样不停地往下掉……

                 2

  我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打开了手机拨通了冷冰霜助理的电话,让他现在帮我弄一份离婚协议,说完我也不管他什么反应直接让他把协议送到我手里,等了半个小时冷冰霜的助理带着一份文件夹来了,交到我手里,我直接让他回去了,开着破面包车往家里开去……在路边看到一个饰品店,里面那个浅绿色的帽子映入我眼里,我停下了车。下车买了那个帽子,顺带买了一个礼物盒。

  把协议跟帽子还有结婚戒指一起装进盒子里。就当这是我报复的第一份礼物吧。……回到家,不这已经不是我家了,这只是那两个贱人交欢的场所而已。推开门。可心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旁边的垃圾桶还有他们刚刚办完事擦过得纸巾。
  呵呵,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啊。可心看到我开门,迎上来说怎么这么晚回来啊,也不打个电话说一下,刚刚怎么突然挂电话呀。我没有回答,自顾自的走到了客厅,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没什么,就是想给你个惊喜,说完我拿出礼品盒放到桌子上,可心表现的很惊喜,呀!还有礼物啊,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所以贿赂我呀。

  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我可能还会跟她开玩笑说是,但是现在我一点好脸色也不想给她看。「打开看看吧」可心看我脸色不太好也就没说什么。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顶绿色的帽子,可心的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双手无力,盒子掉在了地上,颤颤巍巍的「老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还给我送个绿帽子啊,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啊?」

  「呵呵,这不是我送给你的,而是你送给我的吧?张可心,我徐健自问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值得你一二再再而三的给我送这份大礼?」这时可心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还是强撑这笑到。「」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啊,我没做什么啊!「够了」我一声大吼,「你真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从我旅游回来我就一直感觉不对劲,你的内衣竟然跟思建的放在一起晒的」「这也没什么啊,就是洗衣机搅在了一起啊,」

  「呵呵,还是不死心是吧?那我问你,四合院,人肉沙发,思建的大鸡吧插得你很爽吧?你知道我刚刚就在阳台吗?你坐在思建鸡巴上给我打电话很刺激吧?啊」说到最后我几乎是吼出来的,正在低头捡盒子的可心,转移自己的视线和心中恐惧的,突然停下了动作,此时她坐在床边,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手已经够到了被子,只是她却没有捡起来,她弯着腰一动不动,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却看到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不是那种微微的颤抖,而是那种十分害怕的颤抖,而且还有她急促犹如哭泣的呼吸声……

  「噗通……」随着一个闷声的发出,可心的身子从床边滑落,双腿直接跪在了地板上,她终于压制不住内心,所有的恐惧全部爆发了出来,她开始哭泣了起来,就那幺跪在我面前哭泣着。

  「老公……我错了,请你原谅我……你打我……骂我……怎幺都可以……」
  小颖此时除了哭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幺,该解释什幺,因为一切的解释都是徒劳的,她出轨了,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一切的解释都是苍白的。「原本我希望你今晚能够主动向我坦白,我希望你主动向我认错,可是可心,我真的太失望了,最后一刻你还在极力隐瞒,真的把我当成了痴呆傻子?把我玩的团团转?」我没有打可心,没有骂可心,一切至少都应该说开了。
  「我不敢,我害怕,我害怕你知道后会离开我,老公,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才极力隐瞒的。」可心一边哭泣着,一边跪在地上说着。「爱我?呵呵」此时的我,虽然极为愤怒,但是我却没有去大吼大叫,而是尽量心平气和的去说,此时的我,只有苦笑,冷笑。

  「真的,老公,我真的是爱你的,我告诉你,我现在不对你隐瞒,我全部告诉你……」可心此刻已经显得十分无助,她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伪装,只有亡羊补牢般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爱我你会跟思建买四合院,爱我你会坐在他的鸡巴上给我打电话?] 「不不……老公,你不了解,我只是为了还思建的情,我只是看他比较可怜而已……真的,我没有爱上他……」可心此时极为慌乱,她不知道该怎幺解释才能让我相信,也不知道该说什幺,显得十分的语无伦次。

  「发生了这幺些,我亲眼看到那幺多,你认为我还相信你不爱思建幺?四合院,一切的意义都变了,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我不能满足你,你和思建做来缓解自己的欲望,我忍了,我自己身体不行,原因在我身上,我这个王八,当了也就当了,只是我一直希望你能把心留在我这,没想到,我最后落得个身心俱失的下场……

  呵呵……「不不……老公,你没有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身体不好,我也不应该出轨的。我就是贪恋欲望,我一直抱有幻想,我一直再欺骗自己去享受,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但是真的,老公,我最爱的是你,我不能失去你,如果让我和你们俩人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你的。当思建说买四合院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那幺多,我只是单纯的想给思建一个结局,真的,事前我也犹豫过,但是我不知道你会……老公,请你相信我……」小颖跪在地板上,双手抱在胸前,低头哭泣说道。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一切的解释都是苍白的……」可心想过的,我早已经想到过的,或许她的话中有真实性,但是一切还重要幺?我心中已经有了心结和芥蒂,还能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幺?

  「老公……」可心看到我起身从她跪倒的身边绕过后,可心发出一声哭喊,原本合在胸前的双手猛地紧紧抓住了我的裤腿,「不要用你那刚摸过他鸡巴的手碰我,也别用你那张添了他鸡巴的嘴说爱我,恶心。我要去休息……不要打扰我……」此时的我,不想再谈下去了,再谈也不会有什幺结果,天色已经晚了,我也不能在做什幺,一切等到天亮吧。我要去父母的灵位房休息,别的地方已经没有干净的了,最后和可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没有激情和动力,声音十分的苍白无力。

  可心听到我的声音后,慢慢的松开了双手,我慢慢走进房间,之后关闭了房门,最后我只听到卧室中发出可心十分大声的哭泣声,哭声中充满了绝望。我走出客厅后,直接来到了父母灵位房里,我就那幺穿着衣服躺在地板上,今晚对于我和可心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我在思考着明天的计划,规划好明天要做的事情,自己心中的担心都已经不再存在,也该离开了。

  我迷迷糊糊的,虽然没有完全睡着,但是还是半睡半醒的状态,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上盖了一个被子,我睁开了眼睛一看,原来是可心,此刻的她眼睛已经苦的红肿,面容极为憔悴。看到我突然睁开眼睛,她慌乱的赶紧躲避我的目光,把被子盖好后,就赶紧收回了手,显得十分怕我。

  「我……我只是……害怕……你着凉……」说完这句话,可心就慢慢的向卧室走去,原本靓丽的背影此刻却是显得十分的落寞。

  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如果可心不给我盖被子,我还真的有些冷了。此时的我,既期盼黎明,也害怕黎明。我想离开这个家,但是到时候的离开,肯定不会那幺的洒脱,毕竟这个家曾经有那幺多美好的回忆。我的眼睛巡视着这个房子,房间里的每一个照片和物件,当初都是我和小颖俩人亲手挑选购买的,当初为了布置我俩的这个家,我俩当初没少花心思,这个房子的每一处都是我俩爱情的见证,只是这一切,都将离我而去。

  想到今后的生活,不知道为什幺,我也十分的想哭泣,想大哭的一场。如果当初自己不把思建带回来,如果一切还像以前的平平淡淡,自己和可心不是还会很幸福幺?只可惜,时间无法倒流。

  慢慢的,天亮了,看车窗外的朝阳,心中却不想外面的天气那幺的阳光。可心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说实话,我离开家之后,我什幺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会做傻事,虽然我不想和她在一起,但是我却不希望她有什幺意外。
  我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之后慢慢的走到卫生间里开始洗漱,当我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发现可心已经走出了卧室,此时的她十分的憔悴,头发蓬松,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原本十分漂亮的她,此时却犹如病入膏肓的妇人一般。
  「早上吃点什幺,我去买……」可心就那幺呆呆的等待卫生间门口,看到我出来后,低头问道,俩手的手指就那幺互相环绕着,显得她十分的紧张。看到可心的样子,心中不免得很痛,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心中的那一丝担心不由得更浓了。

  「不了,我什幺都不想吃……」我从可心身边绕了过去,之后走到衣架旁边,开始穿自己的外衣。可心就那幺站在卫生间门前一动没动,显得十分的无助,她此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幺。此时的她看到我穿衣服,显得十分的害怕。
  「老……老公……你要……干什幺去?」可心一直固执的叫我老公,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称呼,哪怕现在我俩这样的关系。她看到我要出去,似乎十分担心我会这幺离开,不由得显得十分的紧张。

  「出去办一些事情……」我一边低头穿裤子一边说道,虽然我低着头,但是我的余光还是能看到可心的身体一颤,她似乎预感到了什幺,而且十分的害怕,此时的她,大脑已经充满了各种担心,显得十分的多疑。

  「我……我跟你……一起……好不好?」可心声音颤抖着问道,我抬头看着她,她的眼中显得十分的担心,眼中带着乞求和渴望。

  「不用了,我不会这幺离开的,我俩之间会有一个交代的……」我拒绝了可心的要求,侧面告诉了她我的态度,但是没有直接明说……

  我穿好衣服后就向着门外走去,我要去办自己应该办的事情,时间越快越好。
                 3

  我走出家门后,我隐隐的听到了可心的哭声,虽然她的哭声比较凄惨,但是此时却不能阻挡我的脚步。我从楼里走出来后,我抬头看着蓝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此时就像一个囚犯一样,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自由。我在小区里面走着,走的很慢,每走几步我就回头看看可心是否偷偷的跟了上来。

  我找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咨询了离婚的相关手续,最后在我的要求下,律师给我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昨天那份已经被可心给撕了。弄完这些之后,我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并不是国内的。而是我在非洲认识的一个人贩子。毕竟我在非洲当战地记者那么久,总要认识一些人。虽然我并不想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现在我想要报复可心跟思建,必须得借他们得力量了。[ 喂] 电话很快接通了,传来了一个粗狂的声音。[ 嗨,斯蒂夫,最近过得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啊,
挺好的……] 跟他聊了一会以后我就直奔主题[ 斯蒂夫,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什么忙啊?你在中国有什么事我也帮不了啊!][没什么事,就是我想给你送个男奴,反正你们那边不是有男奴营吗。][是这样啊,什么人让你怎么恨他啊,竟然要送到男奴营?][没事,你只管接人就好了,最晚明天我就能给你送过来了]
  [ 行吧][那行,就先这样了,挂了啊!] 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找出冷冰霜
的助手电话,拨了过去[ 你现在帮我找几个身强体壮的大汉,我有用][好的,您还有什么事吗?] 让冷冰霜联系我,她不愿意的话就说以后都不用再看到我了][好的,我这就去] 在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一辆金杯面包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下来一个大汉,走到我身边恭敬的问道[ 是徐先生吗][是我][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 我没说话,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对他说到[ 上车说吧……] 车很快开到了我的
出租屋里,我让带头的那个大汉进来。对他说道[ 看到这个人了吗?] 说完我指着监控里正在熟睡的思建。

  [ 嗯,您说!][从现在开始,只要他出了四合院马上把他给我抓住。找个没人的地方安排好,弄完了之后给我打电话,别弄死了。] 说完我把电话号码给了大汉。走了出去站在出租屋门口看着四合院[ 呵呵,思建,我的好儿子,你享受继母的身体享受的很爽吧,很快你就会好好享受的] 办完这些事情后,我就往家里走去,至少现在还是我的家。在外出的这几个小时里,可心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我都没有接,最后我直接干脆把手机静音。

  到了家之后,我看到可心正坐在沙发上,手还攥着手机显得十分担心,而且眼睛因为哭的太多显得十分的红肿。看到我回来后,可心立刻鲜有的露出一丝激动的情绪,之后瞬间又萎靡了下去,显得十分害怕,她不知道我外出干什么去了,或许她想到了一种可能,只是她无法确认,还抱有最后一丝的幻想。

  「一会咱俩出去买点东西,去看看岳父母,你最好现在不要告诉他们我们的事情。」我换完鞋子后,走向自己的卧室,之后背对着可心说出了这些话,我没有立刻拿出离婚协议书,而是先看看老人,至少岳父母他们是没有错的,而我的离开肯定会带给这两位老人极大的伤害,毕竟他们把我当亲生儿子对待身后没有可心的声音,我不知道她内心是否猜到了什么。我回到卧室后,把那份离婚协议书放到了我的包里。之后转身走出卧室,看到可心还坐在沙发上发呆。

  「换衣服,咱们走吧……」我对着正在发呆的可心说道。

  「哦……」可心带着害怕和期许回应了一声,之后开始穿衣服,她似乎很激动。我现在要去看老人,无非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我去感谢老人,和可心一起,算是原谅的开始,这或许就是可心最期盼的。第二种可能,就是我去看两位老人最后一眼,最后和可心离婚,老死不相往来,这或许就是可心最害怕的。

  我走在前面,可心乖巧的跟在我身后,原本的时候,我俩一起上街的时候,可心都会偎依在我的身边,用手挎着我的胳膊,只是原本恩爱的甜蜜的人,现在却成了不能依靠的「陌生人」,可心很想像以前一样挎着我的胳膊,只是她此时没有这个胆量。

  我拿着银行卡取出了钱,之后开车带着可心到商业街走去。到了商业街,我和可心给岳父母挑选着衣服,这个过程中可心似乎短暂的忘却了烦恼,专心和我给老人选衣服,毕竟购物是女人的强项,而且老人的衣服原本也是可心在打理。
  我和可心这个时候短暂的放下了一切的隔阂,专门购物。外人看来我俩是一对甜蜜的夫妻,而可心似乎也认为我在和她缓和关系,只有我自己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

  「你给岳母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想吃她做的菜了……咱俩一会过去……」
  我一边开车一边和旁边的可心说道,后备箱里是慢慢的衣物和营养品。
  等到岳父母家里的时候,厨房里满满的食材。岳父泡了茶,和我一切喝茶,我爷俩谈论一些话题,在岳父家,我小心翼翼的,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可心和岳母到房间去试衣服,之后娘俩少不了要说一些悄悄话,至于谈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到吃饭的时候,岳母一直给我夹菜,看着岳母慈祥的样子,我不由得鼻子有些发酸,如果说我要离开,舍不得的人有很多,但是最舍不得的要属岳父母。
  「孩子,怎么了?」由于鼻子发酸,我拿纸巾擦鼻涕,岳母不由得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妈做的菜还是那么好吃,大爱……呵呵……」我摇了摇头,笑着和岳母说道。

  原本的时候,每次在岳父母家吃饭,都少不了喝酒,我本来也想喝的,毕竟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还有需要开车,岳父母最终也没有让我碰一口,最后只能以茶代酒,我敬了两位老人,说了一些感激的话语。那些都是我的真心话,从我和可心处对象的时候,一直到结婚,岳父母对我都很好,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看着两位老人老迈的容颜,我的心再一次被刺痛了。
  走出岳父母的单元后,我带着可心向着小区外走出。当走出岳父母楼房很远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岳父母的楼房,找到他们所在的房间,远远的,我似乎能够看到岳父母忙着收拾房间的身影。这个时候我心中的不舍和难过达到了顶峰。我面朝向岳父母楼房所在的方向缓缓的跪了下去,「咚咚咚……」我磕了三个响头。本来我是准备在岳父母面前磕头感谢的,只是怕两位老人会多想,虽然这三个响头此时两位老人感受不到,但是代表着我心中最崇高的敬意。

  身后的可心,看到我跪在地上磕头后,她当然知道我磕头感激的对象是谁。
  她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她也越来越确认自己害怕的事情,我这个举动可不是感激那么简单,简直就像是再永别啊。我听到身后一个踉跄声音,我回头看去,可心差点摔倒,此时她的双腿已经发软。

  可心最终没有问什么,她只是独自在前面走着,我知道,一会回家后,有好多的事情需要做了,我可能还要被可心更多的眼泪洗礼…

  到家了以后,我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灵位房。坐在地上思考,我本来打算他们两个一起报复的,但是当刚刚看到岳父母苍老的容颜。突然觉得报复也没什么意思了,是啊,事情会发展到今天……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动不动就出差那么久,身体的原因满足不了可心。更是在发现思建对可心有企图的时候什么都没做,而是选择了放任……呵呵,原来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4

  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想好怎么说。我走到了卧室,可心躲在被窝里哭泣,感觉到我进来了。拿开了盖在头上的被子。一双泪眼看着我,我没说什么。直接和着衣服就在旁边躺下了。这也算是我们最后一次同床共枕吧!

  一个晚上,我能感觉到可心也没有睡着,我也一样,最多的时候就算是半睡半醒。我和可心的回忆在大脑中像放电影一样不断的回放,想到以前我俩的甜蜜时光的时候,我心里对于即将的离开展现出浓浓的不舍,想到她坐在思建鸡巴上给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还要摸一下思建的鸡巴的时候又会把自己心中最后的一丝心软和犹豫无情的打碎。

  我和可心这个时候难得的有默契,此起彼伏的叹息着。

  这最后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此时我和可心眼中都带着血丝,洗漱完了以后我对着可心说到[ 跟我出去走走吧][哦] 可心没说什么,从昨天我做的事一直很诡
异,她也摸不准我到底想干嘛,在外面逛了一圈我俩回到了车里,我开着车带着安静颓废的可心向着民政局走去,我的公文包里已经装好了所有办理离婚的手续证件。可心在车子行进的过程中一言不发,她看的出来车子走的不是回家的路,但是没有任何的言语。我这两天天很少去看可心的表情,因为她的表情和状态会让我心生不忍。

  慢慢的,车子到了民政局门口,该来的还是来了。当车子停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副驾驶位置的可心也看到了,她的身子一震,或许是心中的猜测更加的被确认了几分。我没有任何的言语,我不可能进入到民政局里和可心摊牌谈话,就在车子里吧。我的车子隔音还是很好的,而且四周的车玻璃都贴了膜。在外面看,是看不到车子里面的。

  我从公文包里先拿出了离婚协议书,之后把它递给了可心,当把它放到可心手中的时候,协议书是背对着可心的,所以可心没有看出这到底是什么,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了。她颤抖着双手拿起了协议书,之后把协议书翻转过来,她赫然看清楚了协议书封面的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哗啦……」可心看到那五个大字后,直接抓起协议书扔了过来,似乎那个协议书十分烫手有毒一般,她把协议书扔到我这边之后,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眼泪犹如泉水般不停的从眼中涌出,她就那么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绝望和死寂。我收回了自己的眼睛,此时的我,不敢与可心对视,因为她此时的眼神让人无法抗拒。

  「老公,至少我还可以这么叫你,我想到可能会有今天,但是我还抱有最后一丝的幻想。这两天,虽然气氛很微妙,但是我却十分享受现在的生活,因为至少你陪在我身边,只是我现在知道了,梦该醒了。但是,老公,为什么?为什么连最后一丝机会都不给我?我只想赎罪,我不求你今后能原谅我,但是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你可以把我当做陌生的保姆,你可以找情人,和她同居等等,都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陪在你身边,只要能看到你,照顾你,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的容颜,我就知足了……不要这样,好不好?」

  可心一泪一珠的和我诉说着,可以说,可心的这一番话,把她所有的心理话都说了出来,也可以说她愿意付出自己最大的代价。我想是个人,只要他还有血有肉,他也会被感动的,只是这几天我已经彻底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咱俩就把这事办了吧。别说什么赎罪的话了。一直以来是我没有做到一个老公的责任,这个我承认。谁让我是个废物呢……不要说你有多爱我,从你跟思建一边做爱一边给我打电话,他让你在你们两个人的时候不准叫我老公,你没有反驳,而是撒娇就能看出来了。更何况你们的」家「都准备好了,说明你已经接受了这一天的到来。

  我不会为难你,岳父岳母那边我会去说,不会让你难做。如果你真的爱我。签字吧……] 「老公,没有了你,我还怎么活下去?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我可以和你离婚,但是请你不要离开我。离婚后,你可以把我当做一个陌生人,一个保姆,住在你的家里照顾你的一切,不用给我开工资,我工作的工资都给你,只要给我一口饭吃,这样还不行么?」可心此时已经失控了,她扑到我的身上,脸颊埋在我的肩膀上不住的哭泣着。

  「我意已决……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双手握着方向盘,双手捏的紧紧的,说完这些话后,我咬着嘴唇,嘴唇似乎快要咬破了,听到可心的这些话,我的心再滴血啊。要说可心这些话不触动我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去回头。我的这句话,很简短,但是已经表达出我的态度。

  听到我的这句话,可心停止了哭泣,她抬起了脸,此时她的脸上梨花带雨。
  她停止了哭泣,从我的肩膀上离开,她此时显得十分的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她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脸。

  「走吧……」可心叹了一口气,简短的说了一句话。

  我和可心向着民政局内部走去,当离婚签字的时候,我看到可心的手已经颤抖了,手拿着笔迟迟不下笔,脸上带着无助和绝望不断的看向身旁的我,此时的我没有和她对视,只是目视前方,但是从余光中能够看出,可心此时的脸已经没有了血色。

  可心最终还是签了字,只是平时签名无比俊秀漂亮的她,这次在离婚上的签字却是歪歪扭扭,奇丑无比,因为她签字的时候,手已经不听使唤了。办完了手续,我和可心并肩向着民政局外面走去,可心此时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灵魂。当走到民政局门口楼梯的时候,她脚下一滑,差点滑倒,还好我最后扶住了她,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的,条件反射,身体下意识的。

  扶住可心的身体后,可心颤抖着嘴唇想说什么,只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原本红润的嘴唇,此时已经失去了血色,她知道,眼前扶住她的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心爱的丈夫了……

  希望能符合大家的口味,本人纯属娱乐写作,所以不喜勿喷,我只是想把我自己想的结局呈现给大家!!

               177章

  那个神祕的男人从浴室里面披着浴巾边擦头发边走出来,我定神一看,那不是思建还是谁。他不是已经回美国去了,何时又折返回来的?依此推论当时在四合院外面碰到的那对男女不就是可心与思建。一时之间我感觉到我好像是一个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间的人,思建的出现简直视出乎我意料之外,原本要对可心骂出口的话因为我的错愕瞬间消逝。

  「老公、老公,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出了甚么事吗?你怎[ 真的在家里?][老公,到底怎么了啊,我在家里啊!][呵呵,哈哈哈哈。婊子] 说完我直
接挂断电话,看着视频中可心的脸瞬间变得雪白。

  我从电脑里拷贝出家里监控的录像跟四合院的录像,做完这些把电脑一关,直接走出出租屋。开着破面包车回到家,不这已经不是我家了。

  到家以后我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倒在地板上,感受地板冰冷的温度。跟我的心一样。

  没多久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我坐起身,低着头,面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可心站在门口,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 呵呵,回来了?不继续跟你的好儿子温存还回来干嘛?] 可心一言不发走到我面前咚的一声跪下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 可心开口想要说什么。
但是看到我的脸色又说不出来。[ 呵呵,说不出来了吧,用不用我帮你说啊。思建很强,那么会做,让你欲仙欲死,是吧?][不……不是的,老公,你听我解释……我错了][不用解释了,我不值得你跪,你不欠我什么……明天我们去民政局吧] [ 老公,你听我解释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只能说,从开始到现在,
我没有一次是自己情愿的,真的。][是吗。你自己看看这个再说这些话吧。] 说完我把手机丢到可心面前。里面正播放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可心越看越惊恐,看到最后直接把手机丢在一旁。看着我,[ 你监视我?][呵呵,知道吗,两年前,
你跟思建什么时候开始,你什么时候给的他,我都知道。本来我家里的监控只是用来抓小偷的。呵呵,没想到却给我抓了一头入室狼,以及一个婊子][不,不是的,我爱的只有你一个,我对于思建只有疼爱,不是爱情的那种,这一点我能够确认?]

  可心突然抬头看着我,眼神很坚定,说话的语气也是斩钉截铁。

  「是吗?我难道看错了吗?结婚这么久,我没有要求过你那种方式,你也没有主动和我做过,但是我却亲眼看到你那样对思建,需要我说的明白点吗?需要我给你说说你在做人肉沙发的时候我就在阳台吗?还要我怎么说?张可心,不要用你哪张刚添了思建鸡巴的嘴来说爱我,这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或许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爱的并不是我,而是思建。对我,只不过是一个挡箭牌,一个可以让你安心享受的挡箭牌而已。嘴上说着爱我,很有快感吧?]

  「呜呜呜……不要再说了……」

  当听完我的问题后,可心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拚命的摇头,似乎我的话一下子戳中了她心中的伤口。

  而且她一直抱有一个幻想,那就是我今天晚上可能只看到一小部分,但是我这句话,无疑把她最后的幻想打碎了,我几乎看到了全部,让她此时根本没有办法接受,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在我的心里,我一直认为你是最圣洁的,我怜惜你的一切,不想让你受到任何的污染,但是那天晚上看到的,让我的心碎了,以前的自己是不是很可笑?第一次,我原谅你了,是不是我这个绿毛龟挺好说话,一边给我带着绿帽一边说着我只爱你,你不觉得你连妓女都不如么,妓女还知道只谈性不谈情。你呢?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呵呵」可心听到我的话没有反驳,只是一边疯狂摇头一边哭,[ 不是的,我只爱你一个。我没有爱上思建。真的,老公。你相信我……呜呜呜呜][相信,呵呵,不会了。我相信过你,但是你也把它当成了儿戏。没什么好说的了,离婚吧,既然你跟思建一起那么快乐,那你就跟他一起过吧,希望你们能过得好,呵呵,明天早上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我站起身来,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可心反应过来准备扶我,确被我更快的躲开了[ 别碰我,脏]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

  我会那么容易就这样简单的离婚吗。不,不可能的,也许是我这两年没有在家磨平了我的菱角,让我忘记了我的职业。战地记者,是啊,一个能当战地记者的人怎么可能会心软,也许是太爱了吧。但是现在,不爱了…………,回到出租屋,时间已经快两点了,想到那个婊子现在应该会打电话通知思建,我先看了一下监控,发现可心并没有给思建打电话通知我回家了。这样正好,方便我接下来做的事。

  先打电话叫醒了一个在黑道上混的还不错的朋友,让他帮我安排几个人到我出租屋这里来,让他们监视着思建,只要他一有外出的动向立马给我抓住。……忙完这些已经快四点多了。实在支撑不住睡意,就和着衣服睡了……

  九点,准时醒来,先看了下监控。发现可心还是一个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跟死人一样。我却没有了一点心痛。而是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开车开到家里楼下,拿出手机给可心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我又拨了一遍,这次很快就接通了[ 喂][下来吧,我在楼下等你。][哦……] 可心欲
言又止,我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可心下来了,还是昨天那一身,脸也没洗。双眼通红。看上去像是个疯婆子。看的我有一丝心疼,但很快又被无情击碎。发动了车,车上两个人一言不发我也乐的清闲…终于,可心打破了平静[ 老公,真的没有一丝挽回的余地了吗?昨天晚上我想了一晚上。我真的离不开你,发生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甚至把我当陌生人我都可以接受。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当保姆,我的工资全部给你,你在哪里我都跟着你好不好,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的,呜呜呜] 说完又哭了起来,只是她现在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因为她的眼镜已经肿了。[ 现在知道后悔了?有用吗?如果后悔有用,要警察干嘛,我已经原谅过你。可是你自己不珍惜。再次原谅你,继续给我带绿帽子,继续做你的人少贤妻良母,人后人尽可夫?]

  (这一段实在写不下去了,尼玛都两点四十了,我也是快被这书给整疯了,直接写报复小黑了。细节问题就别计较那么多了)

  从民政局出来。瞬间感觉心里像是少了什么。但是,我不后悔。

  回到出租屋,招呼几个小混混[ 等下你们…………]

  ………………

  在郊区找了一个废弃屋子,让几个小混混出去。看着地上躺着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给我带来了一生的耻辱,偏偏他还是我的儿子。不过,现在的我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掏出手机给可心打了个电话[ 来见见你小情人最后一面吧,以后都见不到了][老公,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我懒得听可心后面说了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先把思建绑好。抄起地上的木棒直接就是一顿暴打。打了半天。发现已经已经看不清人样了,跟个猪头一样。有了一点报复的快感。这还不算完,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对准他的下体猛的砸下。思建一声闷哼,昏死过去,因为嘴巴被堵住了,他想叫也叫不出来。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十分钟了。这时我也没什么心情打了,坐地上开始联系我在非洲认识的男奴营营长,表示了我的意思之后对方表示明天就可以过来接人了……看着地上的思建[ 好儿子,别怪爸爸心狠,爸爸心一直都是那么狠,只是对于你们太过放任了,现在只是点利息而已,呵呵]
  等了一个多小时,可心终于来了,开的是那辆本田雅阁。看到这辆车,我的心里已经平静下来了。无所谓了。反正过了明天什么都好了。…[ 老公,思建怎样了,你没有杀了他吧,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啊,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怎样对我都可以啊,别杀思建][用不着你管,放心,我还没那么傻,为了一个婊子放弃我的人生] 可心听了我的话本来想说的话全被我噎了回去。
  当走进门看到倒在血泊的思建的时候,可心吓得直接摔在地上,[ 你不是说你不会杀他吗,怎么会这样,都怪我,都怪我……][放心,我没杀他,只是把那个祸害给阉了而已] 可心听了我的话已经没有反应了,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用眼泪来麻痹自己了。

  叫小混混拿了桶水过来对着思建泼过去,过了一会,思建悠悠转醒,第一感觉就是痛,全身都痛,尤其是胯下,更是钻心的痛。再看到我跟倒在地上直哭的可心的时候,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呵呵。你回来了啊,我说这个婊子怎么跑那么快呢,可惜啊,你如果在回来晚几天这个婊子我就能让她变成真的婊子了,我恨啦] 听了他的话我感觉很疑惑,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根本不爱可心,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这时思建自顾自的说到[ 对不起,妈妈我没有完成你的遗愿,没有把她变成婊子,对不起] 我从他语气中听到了一个关键词,妈妈,是凤君吗?[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有那里对不起你,的确,一开始十几年我不知道你是我跟凤君的孩子,所以你们母子在非洲受的苦难我只能说对不起,但是从我把你接回来以后我对你不差吧,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受尽屈辱,妈妈应为你又受尽多少屈辱,这些你就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了,我要让你也尝尝屈辱,让你老婆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哈哈。张可心啊张可心,你实在是太适合做婊子了,嘴里说着只爱老公一个人,那怎么跟我做的时候高潮迭起呢,舒服吧!真是可惜了,如果他能晚点回来我还能给你更多快感哦,你不是最喜欢了吗,,,,,哈哈哈哈][啊……] 一声尖叫,可心冲起来拿起地上的棍子对着思建的头猛砸,直到全是一团肉泥了才停下。转头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绝望,悔恨。以及一抹解脱。[ 老公,对不起,可能我真的是个婊子。但是我爱你,这是真的。一直都是,我从来没有爱上思建。真的,希望下辈子我还能做你的老婆,绝对不会再出轨了……] 说完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可心已经用最后的力气全力对着墙上的钢筋顿口撞了上去。[ 不!]
  我只能来的极发出一声惨呼。就这么看着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头被钢筋穿过。
  瞬间我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直接软倒在地。[ 不要,不要,我不要下辈子。只要这辈子就好了。不要……不要……啊!!!!] 我的头一阵剧痛,然后瞬间失去了直觉…………

  白茫茫一片。我的眼中全是白茫茫一片,冥冥中听到一个可心的声音,寻着声音的方向用力想要抓住…………

  [ 医生,医生。快来啊,我老公醒了,他刚刚手都动了。] 我听到了可心的声音,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可心梨花带雨的脸。[ 老公,呜呜,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醒了呜呜] 我的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
  可心怎么没事。她刚刚不是在我面前撞死了吗。怎么又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我又是在哪里呢……

  我已经醒了三天了。这三天里可心寸步不离的守着我。除了上厕所就一直坐在我的床边拉着我的手,生怕我跑了一样。通过这三天我听到护士们得谈话也知道了我现在的情况。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我在带着思建回来的飞机失事,思建当场死亡,而我也差不多成了植物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成了植物人之后脑子里的一种潜意识。因为在我成植物人之后心里最怕的就是可心会成为别人的女人?所以才会有那样的潜意识。

  对于我能醒来,整个医院大呼奇迹,因为我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说了这辈子都有可能醒不过来。

  是的,我已经昏迷三年了。这三年里可心一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而我能醒过来也是因为可心,虽然并不是因为好事醒过来。但是也许这就是冥冥中注定了我跟她纠缠不休…………

  一个月后我已经差不多能下床了,虽然还是走不了路,但是已经可以坐在轮椅上自己活动一下了。在我的追问下,可心也跟我坦白了医生说我的心脏已经快要衰竭,如果不更换心脏的话去年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是一个姓冷的女孩把她的心脏捐给了我。可心也跟我说了她的名字叫冷冰霜。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里一阵揪痛。原来如此,难怪是梦里会出现她。我在现实里确实救过这个小姑娘,没想到当初的一句玩笑话却成了现实。[ 大哥哥,如果有天你也需要我救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救你的,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

  ps:个人感觉这样结局挺好的,不知道看官们什么看法。后面实在写不下去了,都快四点了。而且我写的这个跟性与情的可能对不上,大家也不用矫真,我已经弃书了,所以后面的剧情对不上大家不要在意。写这个结局只是想把我心里的感受写出来,有可能是我看不了绿文把,代入感太强了。容易把自己套进去。所以呢,这个结局,喜欢的就留言支持下,不喜欢的也请你不要喷。都是网络没必要矫真……坚持不了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