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三宫六院十八俏】(09下)【作者:bulun(布伦)】
【三宫六院十八俏】(09下)【作者:bulun(布伦)】
字数:49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如愿以偿(下)

***********************************
  因各种原因,许久没有上传了。今天七夕,特冒个泡,续上一节,以此告诉诸位还记得布伦的朋友:布伦尚好,没有太监,还准备造人!

***********************************
  房外观战的李晓红受房内激情表演的感染,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早晨才得到一次满足,但是此刻心中的情欲又被撩了起来,很想好好发泄一番,如果再听下去,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像上次苏静雯听房一样,惊动房内的人,只有赶紧悄悄离开。

  来到楼上,李晓红急忙脱下裤子躺在床上自慰起来,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公公在自己身上纵情驰聘。但是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达到和公公在一起的那种境界,总是感觉差那么一点点,迟迟不能达到高潮。

  「晓红,你刚才下去了?」

  当李晓红感觉手有些酸软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她睁开眼一看,只见公公站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显然刚才忘形自慰的情形被得清清楚楚,娇羞地说:「爸,你怎么上来了?」

  「你妈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

  「可能是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兴奋了,刚才兴奋有些过度,所以晕了过去。」老王在床边坐下,摸着儿媳光洁的大腿,又说:「我见门开了一条缝,所以上来看看,是不是你刚才下去了。」

  「爸——」李晓红没想到自己刚才离开时忘记带上门这个纰漏被细心的公公发现了,娇羞地叫了一声。

  老王看着满脸羞红儿媳,笑着说:「要不要爸帮忙?」

  「爸你还能来?」

  「小红宝贝对爸这么好,如果小红宝贝需要,爸就是不能来也得来。」老王一边说,一边笑着抓住李晓红的手放在自己两腿间。

  李晓红发现公公下面又斗志昂扬,诧异地说:「爸,你刚才没出来?」
  「出来了。」

  「射在妈里面?」

  「快要射时,我准备抽出来,可是你妈紧紧抱着不放,要我射给她,我只有照办。谁知刚射完,她就晕了过去。」

  「妈可能是想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李晓红笑嘻嘻地说,同时用手隔着裤子抚摸着老王两腿间耀武扬威小弟弟,根本不在乎母亲在为自己生个弟弟妹妹。事实上,此刻她的心已被公公的手中之物所左右,根本没想那么多,心中想的是:这么快就恢複了,看来酒里加的那些佐料很管用。

  房外观战的李晓红受房内激情表演的感染,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早晨才得到一次满足,但她此刻心中的情焰欲火又被撩起,很想好好发泄一番。如果再听下去,她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像上次苏静雯听房一样,惊动房内的人,只有赶紧悄悄离开。

  来到楼上,李晓红躺在床上急忙脱下裤子自慰起来,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公公在自己身上纵情驰聘。但是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达到和公公在一起的那种境界,总是感觉差那么一点点,迟迟不能达到高潮。

  「晓红,你刚才下去了?」

  当李晓红感觉手有些酸软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她睁开眼一看,只见公公站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显然刚才忘形自慰的情形被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娇羞地说:「爸,你怎么上来了?」

  「你妈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

  「可能是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兴奋了,刚才兴奋有些过度,所以晕了过去。」老王在床边坐下,摸着儿媳光洁的大腿,又说:「我见门开了一条缝,所以上来看看,是不是你刚才下去了。」

  「爸——」李晓红没想到自己刚才离开时忘记带上门这个纰漏被细心的公公发现了,娇羞地叫了一声。

  老王看着满脸羞红儿媳,笑着说:「要不要爸帮忙?」

  「爸——」李晓红疑惑地看着老王说:「你还能来?」

  「小红宝贝对爸这么好,如果小红宝贝需要,爸就是不能来也得来。」老王一边说,一边笑着抓住李晓红的手放在自己两腿间。

  李晓红发现公公下面又斗志昂扬,诧异地说:「爸,你刚才没出来?」
  「出来了。」

  「射在妈里面?」

  「快要射时,我准备抽出来,可是你妈紧紧抱着不放,要我射给她,我只有照办。谁知刚射完,她就晕了过去。」

  李晓红笑嘻嘻地说:「妈可能是想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似乎根本不在乎母亲再为自己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同时手隔着裤子抚摸着老王两腿间耀武扬威小弟弟。此刻她的心已被手中之物所左右,根本没有去想其他,心中想的是:这么快就恢複了,看来酒里加的那些佐料很管用。

  「你怀了我的孩子,如果你妈也怀上我的孩子,将来他们怎么称呼?」
  「他们是叔侄哦。」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怎么能是叔侄呢?」

  「我是你儿媳,我们的关系又不能公开,我的孩子自然只有委屈做的你孙子了。」

  「你真希望你妈还给我生个孩子?」

  「呵呵,如果我妈真给你生个孩子那就好玩了。」李晓红笑得很开心,似乎已经见到想象中的情景,过了片刻又说:「爸,如果你把我妈征服了,只要你想要,我想她肯定会帮你生的。」

  「小红,你越来越邪恶了。」

  「爸,你不喜欢吗?如果我不邪恶,我和我妈怎么会都成为你的女人?」
  「老爸也变得邪恶了。」老王感歎一声,接着又颇为自责地说:「以前这样的事,老爸想都不敢想。」

  「爸,我们又没伤害任何人,也没影响任何人,邪恶就邪恶吧,只要开心就行。」

  「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千万不能让你妈知道。小红,你赶紧穿好裤子,万一你妈醒来上楼来就麻烦了。」本来老王看到李晓红自慰的样子,很想满足她一次,仔细品味一下她们母女的不同,但是想到苏婉婷随时都可能醒来,又只有按下念头。

  脸上春情正浓的李晓红闻言脸色一变,不舍地松开抓住老王下体的手,说:「爸,我现在真的好想要。」

  老王摸了摸李晓红的脸,俯身吻了一下,说:「小红,我们有的是机会,现在千万不能让你妈起疑。」接着起身去了房间。

  李晓红也知道现在只有克制,穿好裤子后,也下了床。她很想知道母亲醒来后的反应,今天母亲失身於公公主要是因为中午的酒中加了料,不知药性过去母亲清醒后,会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她稍微收拾一下,理了理思路,来到楼下,见公公不在楼下,难道又去了客房?她来到客房外,听听里面没有声音,这才轻轻拧开门,见只有母亲独自睡在床上,未见公公身影。

  她走进房间,来到床边坐下,看着一脸满足慵懒地睡着的母亲,心底不由生出一丝嫉妒:妈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与公公在一起了,可以时刻被公公宠幸、滋润,而自己与公公在一起却只能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若是妈能接受我和公公在一起就好了,想着想着,她心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奇异的念头,并且很快充满了脑海。如何才能让母亲接受自己与公公的这种关系?她想了半天,觉得除非母亲死心塌地爱上公公、离不开公公,公公成为母亲的天,而母亲又满足不了公公的需求,应付不了公公,才有可能默许自己和公公在一起。

  「晓红。」

  一声呼唤,打断了李晓红的思路,低头一看,见母亲诧异地看着自己,笑着说:「妈,你醒来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

  「妈——」李晓红看着脸色潮红的母亲,笑嘻嘻说:「你一个劲地叫『大哥用力』、『操死我』,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不被吵醒?」

  「晓红,你——」苏婉婷闻言神色一怔,很快满脸绯红,不知如何应对。虽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失身於亲家,但是她神志并未完全迷糊,不久前的事情依稀记得。

  「妈,这有什么害羞的?」李晓红见母亲羞愧无比,收起笑嘻嘻的神态,说:「你才四十多岁,有需要很正常,古人不是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现在正是你需求最旺盛的时期,女儿完全理解。」

  「晓红,妈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好像着了魔似的,昏昏糊糊就和志强他爸这样了。」苏婉婷见女儿没有再笑话,红着脸解释说。

  「妈,可能是你好久没有那个了,而志强他爸又很优秀,对你一直有好感,所以就放松了,也不再克制了。」李晓红不慌不忙地帮母亲解惑。在此之前,她已经想过母亲醒来后可能会出现的各种表现,心中已有应对之策。

  「晓红,妈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这样,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也许是女儿知晓了自己与往常不同的放浪一面,苏婉婷再次解释。

  「这样不是很好吗?何必要刻意去控制?」

  「晓红,你会不会看不起妈?」

  「妈你说什么呢。女儿以前就说过,你还年轻,希望你找个伴,我和志强都希望你与爸走到一起,现在你们到了一起,我和志强只会祝福。」

  「晓红,妈现在心里好乱,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妈,你是不是不想与志强他爸在一起?」李晓红不想让母亲继续追寻今天为何会这样的原因,赶忙转移话题。

  「不是。」苏婉婷脸带娇羞地小声说。

  「既然不是,就别想了。男女之间的事有时很难说清楚,你有情他有意,在一起发生这样的事很正常,不管是谁主动,结果都是一样。」李晓红一边说一边观察母亲的反应,见母亲不再言语,似是仍在思索,索性躺下,隔着被子搂着母亲,说:「妈,与爸在一起舒服吗?」

  「丫头,你说什么?」

  「妈,我也是女人,当然希望妈能够幸福。」

  回想起与老王在一起那种异常充实、每次沖刺似乎要将自己贯穿的感觉,苏婉婷在感到幸福的同时,内心深处竟又升起一丝异常的酥麻,两腿之间很快又开始湿润了,羞红着脸没有回答。李晓红见母亲不再在今天举止异常这件事上纠缠,暗松了口气,但是仍不敢大意,继续说:「妈,爸是不是很厉害?」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

  「嘻嘻,妈,我在楼上隐隐约约地听到了。」

  「你和志强在一起,难道不知道?」

  「志强是志强,他爸是他爸,我怎么知道爸这方面如何?能不能让妈开心呢?何况他年岁这么大了。」

  「他们是父子。」

  「父子就一样?那为什么社会上很多父亲有出息,儿子没出息?为什么很多伟人的儿子并不伟大?」李晓红见母亲被自己反问得无言可对,停顿片刻,撒娇地说:「妈,告诉我嘛。」

  「你出去,妈要起来了。」苏婉婷似乎不想再与女儿交流。

  「你不说我不出去。」李晓红说完干脆掀开被子,钻在被窝,抱住身上未着一缕的母亲。

  苏婉婷希望女儿快点出去,只有红着脸说:「他很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李晓红表示兴趣很浓,悄悄地在苏婉婷耳边说:「妈,那你应该达到高潮了?」

  「丫头,不要再羞妈好不好?」

  「妈,女儿是关心嘛,达到高潮是女人婚姻幸福的基础,很多女人离婚就是因为在性方面得不到满足。为什么现在很多外表看上去不般配的男女,在一起感情很好,就是因为双方能相互满足。」

  「他不像五十多岁的人,像一条蛮牛。」也许都是女人,苏婉婷渐渐放下了母亲身份,与女儿交流起来。

  「这么说妈来了几次高潮咯。」李晓红似乎兴趣很浓,接着说:「妈,他是不是比我爸厉害?」

  「你爸每次只有几分钟。」

  「难道妈以前没有过高潮?」

  「女人一般比男人来得慢。」

  听到母亲这句话,李晓红心里踏实了,母亲以前与父亲在一起没有经历过高潮,现在公公这里尝到了高潮的滋味,假以时日,身心应该不难被公公征服,笑着说:「妈,那恭喜你,终於找到幸福了。」

  「晓红,妈以前也没想到这事会这么舒服。」

  「妈,这次你是不是要感谢女儿?」李晓红见母亲疑惑地看着自己,解释说:「如果不是女儿我叫你过来,你就不可能有机会和志强他爸在一起,也就不会知道原来男女之间滋味会如此美妙,那这一辈子就白做女人了。」

  李晓红说的是事实,苏婉婷没有出声,过了一会才说:「晓红,志强这方面怎么样?」既似是想转移话题,又似是关心女儿。

  「还可以吧,不过好像没他爸时间久。」

  苏婉婷脸儿一红,说:「死丫头,你是不是在外边听了很久?」

  「嘿嘿,哪有哦,只听了一会。」

  「你先前说那些,是不是故意来羞妈?」

  「妈,女儿真的没有。其实关着门,你们在里面说什么外边很难听清楚,除非是声音很大。」

  李晓红这么一说,苏婉婷脸儿更红,儿女的话无疑是在告诉她,自己叫老王「使劲操」、「操死我」这样的话,全被听去了,羞恼地说:「你快出去,我要起床了。」

  李晓红紧搂着母亲,摸着光洁的身子,在耳边说:「妈,是不是爸弄得太舒服了,让你没有力气起来穿衣服?」见母亲神色微变,似乎真的有些恼了,说完快速下了床。

              ——本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